【三日鹤】执伞人(二)

*文笔不好请见谅,看完之后笑笑就好

*ooc有

*多视角预警!!!

*欢迎来找我玩呀看我这么可爱红心蓝手不打算给我嘛笔芯哟

【三日月宗近】

他很快就惊呼了出来:“茶?你骗我!”

看着鼓起的脸颊,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酒了?”

我抬起手,宽大的衣袖遮住了快要裂开的嘴角。

“小声点,别打扰刀剑们休息,清光好不容易才睡着。”

他知晓自己失态了,只是嘟着嘴不说话。

“生气了?”

“才没有!”

我哑然失笑,他现在就像一只被逆了毛的小狮子,张牙舞爪的对着我。

我牵过他,让他坐在我身旁的石凳上,于是轻轻地哼起了小曲儿。

“真好听,这是什么?”

过了良久,他才开口问我,顺便枕着我的大腿躺了下来。

他微眯着眼睛,像一只趴在阳台上晒着太阳的猫咪。

是了,他就是一只猫咪。

有时懒洋洋的趴着不动;有时又活泼乱跳抓都抓不住;生气了会举起尖锐的爪子挠你留下一道道的血痕;开心了又会露出白白的肚皮让你小小的摸一下。

审神说,他就像个被宠大的孩子。试探着想要接触却又时时刻刻又抗拒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而我只是笑了笑,她不懂,她不懂这个纯白犹如天使的少年其实心里还是很温情的。

我记得他也会把无处可归的小猫小狗都细心的洗净,把它们安放在无人休息却又是个安全的地方,盒子是自己亲手做的,食物也是自己偷偷藏起来的…

我记得他纵然会在庭院中的那些树上乱爬,把整个院子弄得鸡飞狗跳,但也会用扫把仔细的清理地面上的落叶…

我也记得某个温暖的午后,他手把手教我叠纸鹤。纸鹤是白色的,跟他很像。门外响起了今剑叫他出去玩的声音,他把纸鹤随手放在了地板上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在他走后我偷偷拾起那只纸鹤,放在了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爱人。

我爱他,从从前到今天。从今天到未来。

“不知道呢,”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纯白色的发丝柔顺的滑过指缝。

“从前听审神唱起过,听起来像是家乡的童谣,应该是想家了吧。”

我忽然想起那天听审神唱歌时她那一抹悲伤却又无奈的神色。

她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却要和我们一样接受生死的考验以及命运的洗礼。

他沉默了好久。

“要怎样才能结束这一切?”

“不知道。”我轻声说道。

“或许等到我们都死了,或许明天,又或许很久。”

评论
热度(17)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