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持伞人(五)

*ooc注意

*多视角预警!!!

*想要红心和蓝手手给你们笔芯呀














【鹤丸国永】


然后我看见他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什么‘那个人’?你听错了吧。”


他愣了一下,却又很快笑盈盈了。他站了起来,想要离开,我站在门口,拦住了他。

“三日月,”


我看着他的眼睛,湛蓝如海的世界里闪过了一丝慌乱。


“你有事瞒着我。”


我一字一句的说着,却看见他狭长的丹凤眼微眯了起来。


“鹤丸,不要多管你不该管的事。”


他径直绕过我,再也没有回头。


“鹤丸?喂!鹤丸!”


“啊?”


我愣了愣侧头看着身边的清光。


“吃饭还发什么神…真的是…啊!安定!那块肉是我的!”


“啊呜~才不给你!”


安定一口吃下,丝毫没有照顾病人的自觉。


“啊喂喂!你…”


安定和清光吵吵闹闹,也让我没了吃饭的欲望。








“我吃饱了。”

我放下碗筷,和众人示意了一下,走了出去。


“鹤丸?你进来。”


路过审神房间时听到了审神的声音。


我推开门,有些讶异三日月也在,但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笑盈盈的看着我,他只是低着头喝着茶。


我略微有些失望,但很快收好了小表情:“审神,什么事?”


“下个月本丸将会有一次远征,新的刀剑将在那里诞生,你一个人去,我可以放心吗?”


“当然,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我不同意!”


话音还未落就被打断,三日月他猛的抬起头,却是直直的盯着我。









【三日月宗近】



审神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把我叫到房内,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品着茶。


我也不发一语,低头看着手中的瓷杯。


“…是他吧…那个孩子。”


审神长长地叹了口气,巨大的巫女服将她笼罩起来,手中茶杯飘出的缕缕白烟环绕在面前,那张只有巴掌大的精致脸蛋却在这时显出一股疲倦。


我抬起头看着她:“您在说什么?抱歉我有些没听懂。”


脸上依旧是出若不惊的模样,却没发觉握着茶杯的手忽然加重了力道,捏的指节有些发白。



“三日月……你是我的第一把刀,我想是谁你大概不用跟我装。”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明明谁都不说话,我却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过了一会,她不怒反笑,“我喜欢你这种眼神,三日月,你现在就像一只被人侵犯了领地的狮子,只需那么一秒……”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


“他…是个好孩子,我也舍不得他,可我现在是审神,我必须承担起属于我的责任,我不能放任所有人的死,舍卒保帅,你听过这句话吗?”


她笑的有些无奈。



“可他不是棋子!你可曾想过他没到本丸之前是怎样的吗?从出生开始就被多次转手送人,主人长辞之后被埋在黑暗的地下长达几百年之久……”



“这是个游戏,三日月。”


我望着她平静的脸庞,却有种像是被突然抽走所有的力气一样的感觉。


我握着茶杯,有些失神:“是的…这是个游戏……这个游戏可真残忍…”


“想试试看吗?三日月。”


“我拒…”


“你是在心虚,”她笑了笑,“或者说,你猜到了却不敢?”


我沉默。


“被我猜中了?”


她挑了挑眉,下一秒声音却提高了一度。



“鹤丸?你进来。”



纸门被拉开,随后一个人走了进来。


我知道,这是个赌局,赢了也许我们都能活下来,输了就要用我爱的人以生命作为赔偿,但我不知道的是,





我,注定要输。







他进来后,我端着茶杯假装不去看他,而水里的折影已然将他的一举一动映得一清二楚了。




他最后选择了答应。





我看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在热水里经过长时间的浸泡,然后慢慢展开,最后再缓缓沉入杯底。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




我握紧了茶杯,抬起头看着他,一字一句:




“我,不,同,意!”













――TBC――

评论
热度(3)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