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持伞人(七)

*ooc注意

*多视角预警!!!

*日常想要红心和蓝手手爱你们













【鹤丸国永】

“为什么?”


我恍惚间才发觉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而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我。


“因为‘那个人’吗?”


“……对不起。”


我真的有那么一种错觉他只是在开玩笑,直到那三个字直直将我打入地狱深处,再不见阳光。




我活了多少年了?


百年亦或是千年?


在这漫漫长河中,有无数陪伴过我的人。


在我还是一把刀的时候,我有过无数的主人,可他们从来没有一个人能陪伴我到最后。


后来我有了刀魂,拥有了人的情感,我不知道是上天的怜悯还是噩梦的继续,我进了本丸,遇到了他。


我依然记得那个温暖的早晨,审神将还是小孩子的我牵进了本丸,那个全身蓝到令人身心清凉的男人坐在榻榻米上,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伸出手说:“请多指教,鹤丸国永。”


他也伸出手握住说:“初次见面,三日月宗近。”


我记得那只手的温度;我也记得在那以后的每个日日夜夜那只手的主人拥我入眠时的温柔。


他喜欢喝茶吃点心,喜欢为老不尊和我一样调戏后辈,他也喜欢在我身体里狠冲猛撞,在我意识恍惚时一个猛顶,然后在我耳边细细吸吮:“鹤,专心点。”


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可他现在不属于我了,枕边人总会倦吧。


我苦涩地开口:“我走了……你…保重。”


我翻身上马,奔向太阳升起的地方。














【三日月宗近】


他走了,真的走了。


我呆呆的看着那一抹白色渐渐消失在升起的地平线上。


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我瘫坐在地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来。


日出真的很美,鹤,你应该看看。


后来审神并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



好吗?我苦笑。



我应该开心的。



他走后的一个月,我们找回了丢失的刀剑:小狐丸和五虎退。




又过了一个月,我们都死了。





我看着屏幕的回放,笑的心酸。










――TBC――

评论(2)
热度(3)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