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持伞人(九)

*ooc有


*多视角预警



*日常想要红心和蓝手手🌸🌸










【大和守安定】





审神派我们去远征,一路上短刀们嘻嘻哈哈,清光也暴露出了他的腹黑属性,将短刀们弄得哇哇怪叫,然后跑到我怀里哼哼唧唧的来寻找所谓小天使的安慰。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扑到我怀里,就被清光黑着脸一个一个的拖走了。



征途并不算危险,我们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准备回本丸,只是后来,出了点差错。


“诶诶诶,安定,那是不是鹤丸啊?”

“嗯?”

我转过头顺着鲶尾手指的方向望去。

“不是说好了是骨喰来接的吗?嘛…如果是鹤丸的话,那也很好啊!”

今剑很兴奋,他跑了过去:“鹤――丸――!”

……




只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这点差错却成为了一场宛如永无天日的杀戮。








所以当鲶尾在我面前倒下的时候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鲶…鲶尾!”

我惊慌失措的扑过去按住他的伤口,可鲜红的血还是从指缝中溢了出来。

“啊……安定你这样只会增大伤口面积…我会死的更快啊。”

他对着我无力的笑了笑。

“不会的!……啊…御守…御守…该死!”

我慌忙翻着衣兜,那里装着审神出发前给我的御守。

“不用了安定……来不及了…快跑吧安定。”

我手里握着御守,但他却用不了了。

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起来,大雨磅礴,冲刷着地面斑驳的血迹。

我转过头却看见清光倒在了地上。我用力拨出了他肩上的长刀扔在地上,扶着他向前面的山林跑去。

那人走过来拾起地上的刀,却不着急追来。最后我转头看见他安静的站在那里,神色肃穆的像是在送别死人。








清光受了重伤,我们只能躲进了一个山洞里。还未来得及给他处理伤口,清光就将我扑倒,然后死死地按在了怀里。

我听见他说,安定,拿好御守。

我闻着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眼泪就掉了下了。


他坦然的模样是已做好了准备。


他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不怕,能在本丸里再一次见到你已是我最后的幸运,我不奢求什么了,如果我们俩能活下来一个,那么我希望是你。


他说,安定你不要怕,御守会保护你,我也会保护你,到时候你千万别说话,控制好呼吸,他不会发现你的。


随后我又听见他苦笑了一声说,希望上天有灵,能够保护好你。



他还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不够强大。



脚步声渐渐传来,我似乎看到一抹白光闪现,接着清光一个闷声压在了我身上,让我动弹不得。


我只能勉强的抬眼,看到那件终年雪白的和服成了一件殷红的血衣,红色的水珠从湿透的衣角中滴落了下来。他举着刀,宛如一个妖媚的厉鬼。






对不起啊清光,我们没有被神眷顾,我也不想被神眷顾。






我闭上了眼睛,可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我睁开眼,映入眼瞳的却是一片蓝。

“三日月……”

随即眼前便是一片黑了。












再度醒来已经是在本丸了,守在身边的是三日月。


“好点了么?”

“好多了……那个,鹤丸他……”

“嘘。”

三日月将食指轻轻抵在我唇边,笑得一脸温柔。

“帮我个忙好吗?安定。”













审神问了我很多有关于远征的情况。当我说到鲶尾他们全灭的时候,她垂下了眼帘。因为我给出的理由是:“回途遭遇埋伏,鲶尾和短刀们,全灭!幸亏等来了三日月,不然连我和清光也就……”

“三日月?”

我看见审神愣了愣。

“怎么了审神?”

“没什么。”

她拍了拍我的头,随后又告诉我清光一切安好,也叫我别担心注意休息。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鹤丸也来了,在面对他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复杂,可他却像往常那样,又带着我去见了清光。


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三日月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选择相信他为他保守秘密。但我却隐约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浮出水面。

我不会放任短刀们的惨死,但三日月想我承诺会在一切结束后给我们所有人一个解释和答案。






可我不知道的是,我们已经来不及听到这解释了。












――TBC――



写的想死不打算给我点安慰么

评论(2)
热度(4)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