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持伞人(十)

*ooc有




*有私设





*多视角预警





*日常想要红心和蓝手手🌸













【审神】



一个月后的夜晚,大俱利满身是伤的跑回来,告诉我外面已经被堕化的刀剑给包围了。

我从窗口往下望去,密密麻麻的红点闪现在阴沉的黑夜之中。而那些红点,是一双又一双的眼睛。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向后退去,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关系的,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三日月……”

我转过身发觉三日月和所有的刀剑都在这里。

我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没关系的,”一期一振走了过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又俯下身细心的帮我系好挂在腰间的佩刀。


“打起精神来,你可是…要审判神的人啊!”










战争打响了。

派出去的刀剑不断显示着伤亡,直到最后,连刚负伤归来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也被派送了出去。

我闭着眼坐在屋内,听着屋外的打杀声。太郎正在用酒给次郎冲刷伤口,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一期一振和江雪提着刀守在门口,三日月走了过来:“审神,呆在这里不是一个长久之计,我和一期他们商量过了,准备带您杀出去。”


“然后呢?我一个人跑,再也不要回来?”


我睁开眼看着他。


“你有想过你们怎么办吗?就这样死掉?”


“舍卒保帅,审神,你不能任性。”


又是舍卒保帅。


我鼻子一酸,靠在他肩上崩溃的大哭。他低低地叹了口气。





屋里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所见之处都是火光和剑影,三日月守在我身边,将扑上来的敌人一刀斩断。

可他还是受伤了。

一把大太刀直接破了他的刀装。我蓬头垢面的坐在地上,看着三日月握着御守挡在前面,随后被数刀一起贯穿了心脏。他脚步踉跄了下,咬牙挥手砍断了敌人,然后拄着刀慢慢的倒了下来。


“三日月!”我哭着抱住他,他身上的蓝衣被划得破破烂烂也被伤口的血液染成了红黑色。

他抬手抹去我脸上的眼泪,却发现手上的血和眼泪糊在了一起弄得更花了。

“啊,抱歉,”他笑了起来,“嘛,有型的事物,咳,终会被毁坏,我,咳咳,恰好在,咳,在今天而已。”


他咳血咳的很凶。




他闭上了眼,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鹤丸国永】




一直往东走,我找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稍微收拾了下就住了下来。

我看见三日月浑身是血的站在火海中,温柔的朝我挥了挥手,笑着说:

别了,鹤。



不!


我惊坐起来,才发现是个梦。身后的冷汗止不住的向下流,内心也越来越不安。


我离开多久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那么,要不要偷偷回去看看呢?









这不是记忆里的本丸:到处都是尸体和泼满地的血。

我看见门口坐着一期一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两个人相偎在一起。



可他们都死了。


然后我见到了我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情景。


“三……三日月!”我看见那人躺在血泊中,眼前一阵发黑跪了下来。


“鹤丸?


我抬起头,才发现做在一旁的审神。她很狼狈,往日干净整洁的巫女服也变得破破烂烂。她捂着腹部,那里有一道惊心动魄的巨大伤口。

“审神……我……”

“不用说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重要了…”

“……”

“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你的异常就好了,至少,可能谁都不会死。”

“……什么?”我茫然的看着她。


……


如果各任审神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时间去,那就必须跳出这个时间缝隙,跟游戏一样,只有关卡全部打通了才能通关成功。

只是历代审神没能出去的原因,不只是外面的关卡太难,而是结局会有一个例外。这是随机的,就连刀剑本身也不会知道,它只会在快要结束时,跳出来给大家一个“惊喜”,只有杀了他游戏才能圆满结束。


我就是那个例外。

三日月将我偷偷送出,是因为他知晓了我的身份。

他隐瞒了所有人。

因为我。


审神精心布好的局被打乱了。

因为我。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本丸会被大量的堕化刀剑包围并被屠杀。

审神说,是我杀光了短刀们还重伤了清光。

内心有些恍惚,我看着旁边的三日月,眼泪就落在了他手上。他原本紧握的手却微微张开了,我愣了愣,扳开他的手,掌心里是一只被揉的皱皱巴巴的纸鹤。



它现在是红色的了。














――TBC――


食用愉快嘿嘿嘿




评论
热度(3)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