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我在十七岁那年见过天使(一发完)

*ooc注意

*格瑞视角注意

*双向暗恋注意

*有私设,看完后没看懂的可以看最后写的私设

*个人bb几句:虽然原作里金总是给格瑞朋友卡(有点想笑)但是感觉如果他们在一起了是真的很甜啊啊啊啊啊!!!所以我就去写甜了(我舍不得虐他们,抹泪)






我在十七岁那年见过天使。

无论你信还是不信。

我紧闭着眼睛,在坠落的过程中挥发着可能是我最后的想象力。

从十八楼摔下去会是什么样子呢?

是电影里的血肉模糊还是物理学上的摔飞头颅?

可高空坠落的失重感终结于触实。

我落入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耀眼的光芒,我愣愣的看着金色的太阳:

「天使……」

「诶?竟然被发现了?亏我还弄得那么亮,结果没啥用嘛……」

金发的天使用以为我听不见的声音嘟囔了几句,随后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好呀格瑞,我叫金。」









天使在我家住下了。

很不可思议对吧?

但它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格瑞你为什么要想不开呢?」

天使趴在我的床上,看着我写作业。

「……没有。」

「可你明明从十八楼跳下来……」

天使嘟起嘴。

「脚滑。」

「骗人!明明就是想不开!哼!不过身为正义的天使我是不会让你出事的!」

天使义正言辞的说着然后翻了个身,「你的床好硬啊格瑞,咯着我疼。」

我手里的笔顿了顿,然后没说话继续写。过了一会空气还是很安静,我扭过头,发现天使趴在我的床上睡着了,西下的阳光成了暮色,黯淡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在了他的脸上,让他的脸呈现出一种奶油般的滑腻感,我看了一会没忍住,伸出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脸。

嗯,很软。

我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将目光转向桌子上的数学作业:

……已知A属于B,但B不属于A,求A。











「格瑞你回来啦!」

我刚打开门便有个小东西极速冲过来一头撞进了我怀里。

「慢点,笨蛋。」

我皱了皱眉。

「嘿嘿嘿……」

天使抬头看着我嘿嘿的笑起来,然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格瑞我饿了……」

天使也会饿么?

我感觉有些惊奇。

天使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一双宛如被水洗过的天空一样颜色的眸子里满是期待和微微的不好意思。

我叹了口气,认命的放下书包:

「想吃什么?」

「肉!」

「……好。」









「格瑞……」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我停下手中的笔,转过头看着门外的天使,他拽着客房里的枕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说:

「今晚我可以和你睡么?」

「……可以。」

「那那那……以后也可以和你睡么?我不想一个人睡客房……」

天使挠挠头。

「……随便你。」

「格瑞最好了!」

天使冲过来噗的一声倒在了床上。

「好软!嘿嘿嘿!」

我没有理会身后的欢呼声,转过身继续在台灯下奋笔疾书。我需要奖学金。

父母因工作上出了事故而意外去世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除了赔偿金,每个月还有父母单位上发的慰问金,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可我一点都不想用。

因为那是我父母用生命换来的,带血的钱。

天使自从救过我之后就一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什么珍惜生命和热爱生命。不过那时候我是真没想过从楼上跳下去的,只是那时被父母的死讯打击到后没有注意过饮食日常导致低血糖犯了,当时我正蹲在楼顶照顾母亲留下来的花,站起来后眼前一片发黑,一个重心不稳才摔了下去。这才是事实。

不过天使一直在叨叨着他我是多么多么幸运刚好撞见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我有说过事实不是这样的,但谁知道这个天使脑回路异于常人,竟硬生生脑补出一副情景大剧以为我想不开要自杀,然后拍着我的肩膀满脸深沉的说,格瑞你别说了我懂,然后就开始给我苦口婆心地开导我别想不开。

所以说你到底是懂什么了???


虽然那时候是难过的想死掉,但也没想过要真正的死掉,我记得母亲躺在医院的担架上满脸是血的拉着我的手说,格瑞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于是我决定好好活下去。

以及我不是很懂天使的脑回路,真的。






「然后呢然后呢?小王子有没有回到他的星球回到他的玫瑰花身边呢?」

我合上书,看着床上的人亮晶晶的眼睛,还有使劲拽着我衣角的手默默地叹了口气:

「金,你该睡觉了。」

「诶……再讲一段嘛格瑞……」

金撅着嘴,摇了摇抓着我衣服的手。

我看了眼金,又看了眼被扯的可怜的衣角又叹了口气:

「好吧。」

「耶!格瑞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小天使笑的眼睛都快没了。

即使知道他说得喜欢不是我想要的喜欢,可心里还是一片悸动。

我翻开书,继续读了起来。

……

很久都没有声音了。

我抬起头看着小天使躺在床上,睡得很熟,不知为何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四字成语:

岁月静好。

「最后他像一棵树那样,缓缓地倒下。由于是沙地,甚至都没有一点声响。」

我合上书,俯身在小天使的额角处轻轻吻了一下:

「晚安,金。」






「……」

我迟疑的看着床上那片本该洁白的东西。

那是一片羽毛。

根部却是鲜红色的。

这是第七天出现了。

带血的羽毛。








「下雨了……」

「嗯。」

我翻开一页书,漫不经心地回应着。满脑子都是带血的羽毛,可是金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那么,羽毛是从哪里来的?

「格瑞。」

「嗯?」

「我要回去了。」

我翻书的手顿了顿,然后抬起头看向天使。

他坐在窗前的飘台上,侧着头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我离他很近,抬头便能看到他宛如鸦翅般的睫毛,根根分明。

「……哦。」

我压下心里突兀而起的难受。

他转过头忽然扯出个笑容:

「格瑞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喜欢格瑞了!」

屋外下着雨,与屋内暖和的空气形成了对比,窗户的玻璃上起了雾。他伸手在窗户的玻璃上写了个 格瑞  继而又画了个心把字包在了中间。

我听见他轻轻的说:

「格瑞,要记得想我啊」

「一定要记得我!因为我最喜欢格瑞了!」

我觉得他的语气似乎很悲伤,但是他转过头看着我却又笑的很开心。

心里觉得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

「嗯。」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你现在就要走吗?」

我打开阁楼的天窗转头看着天使。

「是呀,其实早上就想走的……结果雨太大飞不起来……好啦我要走了,格瑞你别送我了,我看着难受。」

为了显得他很真诚,天使假吧意思的抹了抹眼睛里并不存在的泪水,满眼亮晶晶的看着我。

可是不看着你我也会很难过的啊。

我默默地想着。

「……好吧。」

但我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

我最后在转弯的隔角处回头看了他一眼,小天使背对着光看着我,然后挥了挥手。

我转头下了楼。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我转了转笔,看着数学卷子上的题莫名有些烦躁。明明安静的空气更适合思考,而我的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

过了很久我才明白那是习惯。

习惯了吵吵嚷嚷便不再习惯安静。

习惯了阳光便不想再去拥抱黑暗。

我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可笑的A一样,我喜欢金。

可他不属于我。








又下雨了。

我熄了灯躺在床上,转头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雨被溶于黑暗中,只能听见雨滴打在防盗栏上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心里很难受。

我起身从屋里拿了把伞。

我想去阁楼,去天台,去看看他离开的地方。







「……金?!」

我看着那个倒在雨泊中的天使,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凉了,我冲了过去,抱起他然后冲回了屋。

我不知道他淋了多久的雨,他浑身冰凉,翅膀上的羽毛被打湿凝成了一块,我打开空调,把天使裹进了被子里,又找来干毛巾一点一点的擦拭着他湿透了的翅膀。

「别……」

天使睁开眼睛,原来湛蓝色的眸子里此时却是灰蒙蒙的,他伸出手,努力的想推开我。

「金?到底是怎么……」

我忽然闭上了嘴。

我的手里有一把带血的羽毛。

「格瑞……我要死了……」

天使看着我瘪了瘪嘴。

「我不会让你死的,别瞎说,金。」

我扔掉手里的毛巾和羽毛,一把抱住他。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天使被我搂在怀里,我感觉到肩膀微热。

「格瑞……对不起……对不起格瑞。」小天使哭得抽抽搭搭喘不上气,「我喜欢你格瑞,嗝!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那样的喜欢,就是!嗝!喜欢你!所以我要死掉了!嗝!」

我抱紧了我的天使:

「我不会让你死掉的,我也喜欢你,金,我爱你。」







金说,每个天使在成年的时候都会来到人间。神告诉他要在人间学会爱人。

可他最后学会的爱人却不是所谓的爱世人。

他爱上了我。

小天使看着自己一天一天开始掉的羽毛开始害怕,可是他又不敢说。他认为是自己的感情被神知道了,神很生气,这是他的惩罚,也是他的结局,所以他才会在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选择离开。

「笨蛋。」

小天使发烧了一整晚。

我不停的用冷水给他擦拭身体,没有再敢触碰他的翅膀,可羽毛还是一片一片的落了下来。

「格瑞……」

他烧的迷迷糊糊,嘴里还嘟囔着我的名字,我握住他的手:

「我在。」






这大概是我度过的第二次最可怕的夜晚。

我从不信神,此时却在祈求着神不要带走我的天使。

求你别带走他。

别带走我最后的救赎。














“格瑞格瑞格瑞!吃饭啦!”

卧室门被打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伸了进来。

“知道了。”

我合上笔记本,心想剩下的以后有空再写吧。然后转身往外走。

“嘿嘿嘿!今天我做了牛奶火锅哦!快来尝尝!”

小东西见我起身后咚咚咚的跑了出去。

牛奶火锅……

好吧,他开心就好。

我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阳光亮的晃眼。

雨季结束了。


—————END—————

一个小设定:神告诉金要去世间救人和爱人,从爱一个人到爱世人,这样才能继续回到天上做天使,但是这和金对格瑞的感情不同,因为金爱的是一个人,所以他就没有做天使的资格了,然后他变成了人,没有羽毛,金就以为掉羽毛要死了……

(所以我到底在写什么???)



评论(10)
热度(71)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