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泉涸(1)

*ooc还是我的

*黑道大少爷瑞x黑道大少爷黑金

* 原力技能保留,女装出没请注意!!!

*一定要看我!!!!
这里的金是黑金
黑金
黑金
再强调三遍
有个小私设:黑金出现不会像原著中那样有红瞳和褪色(……),只是和正常状态下的性格不一样,来,想象下妖艳贱货(不是)

*就是想写黑金小宝贝嘻嘻嘻

后面会带天使金玩的啦www









富丽堂皇的大厅,色彩流转的水晶灯,如同镜子般澄亮的大理石地面,名贵的瓷器被低调的放置在各个角落,桌面上摆放着精致而又可口的餐点,侍者们将高脚杯摆放整齐,将昂贵的香槟和醇厚的葡萄酒一一倒入,再小心的托起放进手中的银盘里。

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轻声交谈,动作优雅高贵的接过侍者递来的高脚杯。而看似无比奢华优雅的背后实则是丑恶与污浊的交融。


“听说King这次来了呢。”

“King?那个被丹尼尔所器重的女孩?”

“是啊……人家可是凹凸家的大小姐。”

“嘁,凹凸家的大小姐多得是,可你知道被丹尼尔重点关注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想想看,丹尼尔身后的人……”

“啊!是创世……”

“嘘!”

妆容精致的女人吓得急忙捂住同伴的嘴。

“切勿议论神。”

…………





金翘着左腿坐在远离大厅的贵宾椅上,毫不在意高腰开衩的白色裙裾垂落在地上,露出他修长而又纤细的双腿。

噢不不不,别多想,他并没有女装的爱好,只是在某些场合中,女装往往是最好的伪装。

他不紧不慢的从侍者递来的银盘里取出一支高脚杯,而后轻轻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他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即使那个人的惊呼声不大并且他们相隔甚远但还是被他听的一清二楚。

因为那可是他从人海中杀出来的技能。

毕竟凹凸大赛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带着致命的危险。

而他是赢家。

金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修长的脖颈扬起,像只饮水的天鹅。




“这孩子……真好看……”



细碎的声音被捕捉到了耳朵里。

金抬起左手像捋耳边垂下来的碎发一样,悄悄的碰了碰耳朵上带着的耳钉,幽紫色的耳钉像被光反射过一样闪了闪:

“任务目标已出现,请指示。”

“你的任务是取回目标身上的重要文件,然后配合Grey杀了他,务必不惜一切代价。”

“Yes,sir.”

通讯结束。

金低头理了理额前细碎的刘海,抬头时已面带微笑。他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杯子随手放进了路过一个侍者的银盘里,在侍者询问是否再要一杯的时候懒洋洋的勾了勾食指,接过一杯新的酒后,他朝大厅的中央走去。十多厘米的细高跟踩在地上清脆响亮,像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女。




“呀!”

“啊!”

“啊!真是对不起啊这位先生!来人!”

“嘶……啊,没关系没关系,是我的过错让这位小姐受惊了,小姐你没事吧?”

男人被泼了一身的酒后有些恼怒,结果抬起头才发现是之前所看到的那位美丽的少女。她金色的头发微长,垂到脖颈的发梢有些微微翘起,显得活泼又可爱。那双宛如被水洗过的天空一样颜色的眸子此时充满了担忧和歉意。

有谁能对一位美丽的少女发脾气呢?

他的语气不自觉的放缓了下来,在表示自己要去整理一下的时候,少女也很认真的表示自己一定要亲手补偿,毕竟——“这可是我的过失,请一定让我这样补救我的错误!”

女孩子的眼神太过认真与倔强,像一头初生的小鹿,干净而又明亮。让他几乎忘了身上带着的重要物件。

“那么就……麻烦你了。”







“二位请随我来。”

有着银色头发的侍者带着他们去了二楼的休息室。在打开房门后男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侍者欠了欠身,悄然退了出去。

男人看着少女背对着他打开了柜门,柜子里一套套的男性西装被熨贴整齐的挂在一起。女孩面对着一柜子西装似乎很纠结。

“先生,您想要哪一套?”

女孩取出了一套白色的西装转过了身,却撞进了男人的怀里。

“你选什么我就穿什么。”

女孩身上的香味很独特,如同雨后的清新,同时也带着一股迷人的香味。他贪婪的嗅着,低头埋进了女孩裸露的肩头。

“噢小天使,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不该和陌生男人待在一起吗?”他从女孩凹陷的锁骨向上闻起,最后停留在耳畔,他捋过女孩耳边的碎发,声音沙哑的说:“可惜……你现在是我的猎物了。”

“唔……”女孩没在意他开始作祟的双手,反而偏了偏头,模样单纯又无辜:“这倒是没有呢……不过先生是你错了。”

“什么?”

男人愣了愣。

女孩转过身看着他,歪着头咧开嘴笑了:

“你才是我的猎物啊……先生。”

男人的瞳孔瞬间放大,一个黑影笔直的朝他冲来,他急忙俯身躲过,那东西快速还很锐利,即使他反应够快但飞过去的瞬间还是擦过了他的脸庞,他咽了咽口水,一滴冷汗从背后滑下,脸上先是一股凉意,而后是火辣辣的疼,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他下意识去摸,却摸到一手的血。

他心有余悸的转过头。

那是一个黑色的箭头,已经狠狠的插进了墙里。

“箭头……King?你是凹凸家的那个King?!!”

男人大惊失色的回过头看着女孩,女孩挑了挑眉,将手里的西装随手扔在了一旁的床上,然后抬起手,手里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小箭头:“诶,我那么出名的嘛?嗯,不过说得没错,我就是King。”

女孩把玩着手里的小箭头,看着他笑了:“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给你个痛快吧,你觉得怎么样?”

男人脸色变了变,然后他的身影模糊了起来,这时突然一把刀从门外捅了进来,硬生生地穿过了实木的门板,插进了男人的身体里。

男人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着那把贯穿自己整个腹部的长刀——那是一把通体翠绿的刀,无论是刀锋还是刀面上反射的光线,都能看出这是一把品为上乘的好刀,而且主人呵护及其用心。




“Grey……说好了这次是我的!”

金鼓起嘴,不开心的看向门外。

长刀被使用者偏转了下,以强硬的力度劈开了门板。

“我可没说过。”

随着被一分为二的木板掉落,露出站在门外的人。

银发的侍者冷冷的站在那里。随后他皱了皱眉,抽出了刀。

腹部的刀被抽出,留下一个大切口,男人哇的一口血喷出,倒在了地上。

格瑞挥了挥刀,甩去了刀上的血,他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捂着腹部,缓慢的向前拱去。

“原力技能是闪现?唔……逃跑倒是挺方便的诶,可惜……”黑色的小箭头漂浮在空中,金拍了拍手:“好了先生,请把不属于你的东西还来吧!”

“哼,不属于?那也不属于创世那帮家伙!……咳咳!”男人靠在墙上,讥讽的看着他们。

“切勿议论神。”

金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哈哈哈!神?去他妈的狗屁神,呸,一帮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啊!”

黑色的箭头从胸口处爆开,男人凄惨的尖叫了起来。

“我说过了,切勿议论神,先生,请交出手中的东西。”

“呵……King , Grey,啧啧,跟条狗一样帮创世那帮人做事,可你们到最后连条狗都不如,真悲哀啊你们……咳咳!”

男人咧开嘴,源源不断鲜血从嘴里溢出,他笑了,露出的红色牙齿让人一阵恶寒:

“我诅咒你们。”

他死了。


格瑞走向前去,随手摸出一把小刀划开男人的左手背,他取出了一片小小的芯片。

“别看了,恶心。”

他抬手遮住金的视线。

“走了。”

“等等!”

金忽然拉住他,格瑞转过头,却看到男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白色的,我给你选的,还不错吧。”

格瑞低着头看着金理好他的领带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黑色的头带,。

“真少见你披头发的样子呢……”
金理着他的头发,自言自语的说。

“……”

“嗯!这样总算有个大少爷的样子了!”金向后退了几步,歪着头看着格瑞的头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

“……”

“好啦,我们走吧!”

金跑过来一把抱住格瑞的手,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穿了高跟鞋,虽然还是比不上你,但终于不用仰头了可是高跟鞋走路好累啊!你一会记得走慢点啊Grey……”

金撅着嘴看着他,眼神又委屈又无辜,满满都写着:都吃一样的饭,凭什么你长这么高?!






太像了……

可明知道他不是那个人……

“笨蛋。”

可还是想保护他。









“看啊,那就是凹凸家的King!”

“Grey也在!”

“天呐,他们好般配。”

…………

格瑞冷着脸从楼上下来,金则挽着他的胳膊,脸上是得体的微笑。

两个人都是白色的礼服,他目光微微向下转了转,是红色的地毯。

他脸色稍微柔和了些。早已在门口等待的人见到他们下来后连忙打开停在门口的迈巴赫的车门。



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格瑞敏锐的听到了大厅里传来的骚动声。

“啊!死人了!”

“快来人!”

“这是……斯别克家族的人!”



迈巴赫稳稳的行驶在被绿荫遮挡的道路上。下午直射的阳光被高大的树木截碎成了一块块破碎的光影,落在地面上微微跳动,车轮很快碾了上去。


“这里Grey,任务完成。”



————TBC—————

没看预警的拜托你们翻上去看!!!

第一次写黑金感觉自己ooc好严重(抹泪)

这篇文章会不会写的太烂了没人看啊?(你知道就好)

评论(2)
热度(39)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