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山有木兮 (1)

*ooc有

*是人类雷x人鱼安

瑞金出没请注意

*剩下的想到再补吧请关爱佛系写手














「安哥安哥!你知道海上是什么吗?」

「……陆地?」

「我知道是陆地啦……」小人鱼鼓起了嘴巴。

「……金,你想说什么?」

「要一起去看看吗!」小人鱼瞬间满眼放光的看着他。

「……不行啊金,巫婆说了,年满七十的人鱼才能上去,我才六十,你就更不用说了。」安迷修皱了皱眉。

「哎呀……就看一眼啦!不要紧的!去嘛安哥!」金色的小人鱼围着他游了一圈,还一边吐着泡泡。

「我真的想去看看嘛……我想去看看姐姐去的地方……」

小人鱼撅着嘴巴嘟嘟囔囔。

安迷修一下子就没了办法,好吧他没法拒绝这个孩子——金的姐姐秋三年前去了陆地,然后就音信全无了,只留下未成年的金和格瑞待在海里,都是孤儿,安迷修偶尔也会去帮帮忙。

「可是格瑞那里……」
安迷修扶额,要是格瑞知道了他俩都得玩完。

「放心好啦!我不会让格瑞发现的!」
小人鱼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表示没问题。

「那么,夜半十二老地方集合咯!」

小人鱼朝他眨了眨眼睛。

安迷修的眼皮跳了跳,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幽暗的深海没有光。

「金,要不我们回去吧?」安迷修担忧的抬头望了望。

今夜没有月光。

「不要!安哥我们说好了的!而且我好不容易才骗过格瑞来一趟!」身旁的小人鱼委屈的嘟起嘴看着他。

安迷修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跟着向前游去。





「呼!」
两颗人头从海面上冒出。

「原来陆地上的空气是这样的啊……」金用鼻子吸了一大口气,「感觉好奇怪啊……嘿嘿嘿!」

海底的人鱼依靠着耳后的腮呼吸长大,对鼻子的使用并不熟悉,一切都带着好奇。

安迷修也跟着吸了一口气,他闻到了潮湿的味道,似乎还带着一股闷热。这是用腮感受不到的。

「等一下金……这是哪里?」安迷修四处望了望,并没有看见所谓人类在陆地上搭建的‘窝’。

「诶?我也不知道诶……」金也发现了不对劲,他挠了挠脸。

「……我让你拿的地图呢?」

「这个……嘿嘿嘿」金抓了抓后脑勺。

「……」

「对不起安哥,我记不住就懒得拿了。」

金眼巴巴地看着他,神情乖巧的像个认错的孩子。

「……」

安迷修想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

他怎么就忘了金是路痴这个严重的问题了呢!


可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不能借助月光或者星辰的方位进行辨认。

安迷修没有办法,只能闭上眼睛浮在水里,一束从腰侧到鱼尾的鱼鳞微微起伏,那是人鱼的‘水流线’,用来感知海水的流动和走向。

「嗯……西北走向……如果我没记错,刚刚我们是向东游的……水流有些急,说明附近有暗礁……等等,难道是!」

他猛的睁开眼,拽着金就往来时的方向游去。

「诶?等!咳咳!……怎么了安哥?」

金有些懵,他刚刚还没来得及换气就被安迷修一把拽进了水里,他被迫用鼻子吸了一大口咸腥的海水进去。

「快走!这里有暗礁!而且……快下雨了。」









平静的海面开始有了一起波动。

涟漪越来越大,最后携带着狂风和暴雨,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海浪扑面而来。

「金!抓紧我!」

安迷修咬咬牙,他转了个圈,一把将金甩了出去,幸好是顺风而流,金瞬间被推出去了几十米远。

「安哥!」

刹那而过的闪电照亮了金惨白的脸,以及被巨大海浪吞噬消失的安迷修。















「嘶……好疼……」

安迷修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水冲上了浅滩。

他艰难的撑起身坐在沙滩上。

「金?……金?!」

他茫然的四处张望,却不见那个金色的小人鱼。

也对,金被他推出去那么远,应该没有被波及到,倒是他大难不死,有没有后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快死了应该是真的。

陌生的感觉带来的不仅是恐慌,随之而来的还有撕裂身体般的巨大疼痛。

安迷修强拖着身体,躲在了岸边一块巨大的礁石背后。

他先是喘了口气,然后才检查起伤势来。

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很多,被海水浸泡后,开始火辣辣的疼起来。而最严重的伤口在腹部和背后,大概是被水中的暗礁划伤的。

人鱼的唾液有疗伤止疼的功效。安迷修咽了咽干涸的喉咙,努力分泌着唾液然后涂抹在伤口上,可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很快将伤口覆盖,根本无济于补。

安迷修捂着腹部,温热的血液很快从指缝中溢出,体温也随着鲜血的流失而下降。他冷得将自己蜷缩了起来,眼前开始一阵一阵的发黑。

我会死在这儿吗?

安迷修把脸埋了进去。


[嗒。]

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磕在了石头上,他抬起头。

是一双银白色的长靴。







—————TBC——————

评论(9)
热度(50)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