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山有木兮(2)

*ooc我的

*人类雷x人鱼安

*微瑞金出没注意

*私设了安哥师父的名字注意

*前文请戳头像

格式弄得我头疼……





















都说骑士长捡了个小孩。






「师父,这是哪里?」

安迷修仰起头,看着那个牵着他手的男人。

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男人低下头看着他温柔的笑了笑:

「这里是皇宫。」









骑士长牵着小徒弟的手来到一座巍峨的宫殿。银制的长靴轻轻叩击着地面,安迷修跟在师父身边,低头看着脚下纯白的地面,洁净的地面甚至倒映出了他的影子。

「这是用一整块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人类很厉害吧?」

「嗯!」
小安迷修狂点头。

「呵呵,乖。」

骑士长温柔的摸了摸小徒弟毛茸茸的脑袋。









路的尽头是一把用水晶雕刻出来的王座,上面用来点缀的紫色玛瑙和细碎的钻石不计其数,无一不是用来彰显它的权力与地位。

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坐在上面,她的面容姣好,像初晨的露水。




「早上好,尊敬的布伦达女王陛下,不知昨夜您睡的可好?」

骑士长单膝跪地,轻吻着女王伸出的左手手背。

「还不错。」

女王收回手,笑吟吟地看了她的骑士一眼,又转头看向安迷修:

「这就是下人口中所说的你捡来的孩子?」

「是的,陛下,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在下的徒弟了,来,安迷修,向女王陛下问好。」

骑士长轻轻地拍了拍小徒弟的脑袋。

「女王陛下安好。」

安迷修学着师父那样接过女王的手,轻吻手背,可他只是轻碰了下就略带慌忙的松开了。独属于女性柔软的触感似乎该停留在唇部,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

「请原谅他的无礼,陛下,他还是个孩子,不懂规矩。」

骑士长欠了欠身。

「没关系的,加文,你知道我向来不注重这些,不过我倒是挺喜欢这个孩子……来,过来。」

女王朝安迷修勾了勾手。

安迷修先是看了眼骑士长,在得到师父默许的目光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

「过来,孩子,哦,是个长的不错的孩子呢。」女王笑着摸了摸安迷修的头。

「孩子,你多大了?」

「我十岁了,陛下。」

「噢……我的一个小儿子倒是和你差不多大呢,可惜他皮的很。」

女王似乎想起什么,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孩子,你觉得你师父是个怎样的人呢?」

「师父很厉害!人很好!」

「呵呵,是么?……那你想成为你师父那样吗?当个骑士长,我的意思是。」

「陛下,这……」

一旁的骑士长连忙开口。

女王摆了摆手,示意骑士长先闭嘴。

「当个正直善良,强大又温柔的英俊骑士怎么样?孩子?」

「我可以么?」

安迷修双眼发亮的看着女王。

「当然,我相信你以后会是那样的,我许诺,小骑士。」

女王笑着和他拉了勾。









于是安迷修开始了在皇宫里学习的时光。








「安哥又不见了啊……每天都是这些,好无聊啊格瑞。」金挥了挥手中的木剑,在教官转过身后,转头对着自己的发小做了个鬼脸。

「安哥的伤还没好,他需要休息,还有,认真点,金。」

格瑞转身挥出一剑,额间的汗水被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弧线。

「知道啦格瑞……」

一说安迷修受伤的事,金就很自责,为了保护他,安迷修才会受伤,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所以每次一提到安迷修受伤的事他都会很乖很听话,格瑞很满意。

他朝格瑞撇撇嘴,最后还是认命的跟着自己的发小一起学习教官的动作,挥动着手中的木剑。

不过幸好安哥最后跟着一个前辈回来了,还带他们上了岸。

而且不管是为了姐姐,格瑞,还是安哥,自己也要努力才行。

金对着眼前那个并不存在的敌人狠狠砍去。















正午的太阳很晒。

安迷修觉得自己快要变成渔民晾晒的小鱼干了。

不行,还是得去补点水。

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会露出鳞片或者耳后的腮,而且无论是露出哪样后果都会是很可怕的,他见过不少被当成异类烧死的人。

所以他并不打算冒险继续练习,而是偷偷从队伍中溜了出去。

还好之前师父有给教官那里打点过,而且他的学习也很出色,学习的速度也很快,教官虽然很严厉,但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默许了他的自由休息。








「呼……」

安迷修把头埋进了花园里的水池里,一口气喝了个饱。

他还喝不来人类所说的茶水,他觉得那玩意苦的仿佛墨鱼汁,所以他当初刚喝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师父也没有责怪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慰他说以后就习惯了。







清凉的泉水漫过耳际,瞬间消除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

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然后找了个树后的阴凉处坐了下来。


正当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划过脑海:

「小偷!竟然敢去厨房偷东西!抓住你了!」

「放开我!」

「做梦!呵!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而已,你以为你有多高贵?不就是仗着有三皇子撑腰么?呸!说白了他还不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不准说我大哥!」

「嘿!兄弟俩一个德行!迟早有一天被大皇子给……啊!你竟然敢咬我!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人鱼的听力很好,即使是被刻意压低了的声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身为一个正直的骑士怎么能放任不管,尤其是在这种有人欺负弱小的时候!

于是他从树后跳了出来:

「嘿!放开那个孩子!」






女人高高扬起的手愣在了半空中,她另一只手正拉扯着一个穿着贵族服饰的小男孩。

「哪里来的小孩?一边去!」

女人看了眼安迷修朴素的衣裳,皱着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在阁下放开那个孩子之前,在下是不会离开的!」

「你又是谁?」

「在下是预备骑士安迷修,我的骑士道里不允许有人欺负弱小,但您是一名女性,在下并不能把您怎样,所以,要不阁下和在下去女王那里评评理吧!」
安迷修十分诚恳地欠了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你!……我背后可是有大皇子!小骑士!你可想清楚!」

女人恶狠狠地瞪着他。

「就算是大皇子本人来,在下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安迷修的语气依旧十分诚恳。

「……算你走运!」

女人抿了抿嘴,转过头对着贵族小孩恶狠狠地说道,然后她瞥了眼安迷修,小声地骂了句晦气,就急忙离开了。








「你还好吧?」

安迷修伸出手想拉起坐在地上的小孩。

「你是谁?」

小孩没有接他伸来的手,满脸防备地看着他:「你有什么企图?」

安迷修哑然失笑:

「在下是预备骑士长安迷修,我只是想帮助你,并没有恶意。」

「……加文是你什么人?」

「诶?你指的是现任骑士长加文么?他是在下的师父。」

小孩在听到回答后似乎松了口气,藏在巨大绒帽下面的一双眼睛亮的出奇。他看了看安迷修,觉得那人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后伸出了手。安迷修一把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那么在下就告辞了。」

安迷修朝那人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后准备离开。

「等等!骑士!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安迷修笑着欠了欠身:

「当然,为您效劳是在下的荣幸。」





—————TBC—————

我……我想要评论……(小声bb)

评论(14)
热度(28)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