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泉涸(5)

*ooc我的

*黑道大少爷瑞x黑道大少爷黑金

会带小天使金玩的

*其余设定请看第一章

*前文请戳头像









金站在门口,但并没有再向前走一步。

“怎么?后悔了?”

凯莉靠在桌子上,舔着棒棒糖嗤笑了一声。

“不。”

金也笑了出来,他大步走了过去,坐在了那把一看就知道是专门给他准备的椅子上。

“这么大胆是准备和谈么?”

凯莉挑了挑眉。

“如果有我想要的消息的话……”金摘下墨镜,“那么,金是谁?”

“你。”

安莉洁抱着水晶球转过身来。

“不可能,我们只是长的像,”金皱起眉,“我希望和谈的前提是没有欺骗。”

“当然。”安莉洁歪着头看着他:“不过你听说过双重人格吗?”

“可我并不认为我自己有什么精神疾病。”金挑了挑眉,他向后靠去,陷进了那把柔软的老板椅里。

“因为你是King,所以……”安莉洁突然顿住了,随后凯莉接过了话:“所以你才是那个多余的人格。”

“这是玩笑吗?”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么?”

“凯莉!”

安莉洁抬头看了眼凯莉,凯莉耸耸肩,然后她转过了头:“凯莉是骗你的,你也是金。”

“……什么?”

“啊…怎么换了个人脑子还是这么笨啊!”

凯莉咬着棒棒糖翻了个白眼。

“……”

“这样说吧,金,也就是之前的你,发现自己出现了一点问题,你有时候会变的残忍和暴力,并且会没有记忆,所以……”安莉洁把手中的水晶球轻轻放在了桌子上,朝金推了过去。

“你找到了我和凯莉,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来作为条件进行交换……”安莉洁似乎回想起了那个时候,她笑了笑,“你还请求我保存你的记忆,约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再还给你,金,我们觉得是时候了,所以我们决定把记忆还给你。”

那颗水晶球被推到了面前。

安莉洁看着他轻声说道:“这是你的东西,金,委托还剩下一件事情,团队已经集结完毕,随时等待你的指令。”

他盯着那颗水晶球,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他应该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安莉洁话里的含有的另一个问题,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那颗水晶球就移不开眼了。

在手即将覆盖上去的那一刹那,水晶球突然分崩离析,化成了无数的光影碎片将他包裹了起来。

好亮。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金?」

听到呼喊声后金转过了头,他看到一个人,但是那个人的面容却模糊不清。

「——!」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是在呼唤某个人的名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名字只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了。他转过身,却看到一个小男孩朝他扑来。

会撞到的吧?

他下意识的想侧过身,但小男孩已经穿过了自己。

是的,穿过。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然后他看到小男孩已经扑向了那个身影。

「笨蛋,离我远点。」

那个人似乎皱着眉,用手抵着男孩的额头。

「才不要!」

男孩被抵住额头,但还是坚持不懈地伸手去够他,可惜够不到,然后男孩气呼呼地插着腰:「——太过分了!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哎!」

还是没听清那个名字。

那个人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手:「我们该走了。」

「诶?等等我——!」

为什么还是听不清?

金莫名觉得很烦躁。

他感觉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却想不起来了。

两个身影朝远处走去,金想追上他们,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动不了身。









「格瑞,我会死吗?」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他转过了身。

这次他看到那个小男孩被用束缚带捆在病床上,几个穿着白大褂,脸上带着口罩的人正推着他往手术室的方向走,而他的旁边跟着那个面容模糊的男人。

「不会的,金,我等你出来。」

「真的吗?」

金,原来那个男孩就是金吗?

那这个人是谁呢?

他睁大眼睛想看清那个人,却只能看清那个人和病床上的金小指勾在一起。

「真的,我许诺,金。」

男孩被推进了手术室,在关上门的那一刻,男孩费力的转过头和那个人的视线相对。


金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那个小男孩,他视线所及的只有明晃晃的白炽灯,而身旁是窃窃私语的研究员:

「怪物……」

「这身体不错……」

「不愧是圣子啊……」

而每次伴随着他们窃窃私语的,是身体上被电击的痛,他们将他绑在手术台上,甚至没有给他打麻醉剂。

「加压。」

好痛。

「再加压。」

好痛。

电流击打在皮肤上,他觉得自己甚至闻到了一股焦糊味。

好痛啊……

好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他能感觉到汗水正沿着额头慢慢流了下来,然后落进了眼睛里,痄的眼睛生疼。

他闭上了眼睛。

格瑞,我好痛。





等等!

他猛地睁开眼睛。

刚刚的白炽灯和那些痛苦都不在了。

他大口的喘着气,有些茫然。

他刚刚……叫了谁的名字?为什么他想不起来了?

他拼命地让自己回想,可惜一点用都没有。




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脸上,他茫然的抬起头。

好像下雨了。

他下意识抬手去摸脸上那湿润的液体。

结果摸到满手的血。


「啊!」

一声惨叫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转过头,觉得自己看到了地狱:夜晚的昏暗房间里,人体组织被撕裂成碎块,毫无章法的扔的到处都是,鲜红的血大片大片的被泼洒的到处都是,一个男人颤抖着趴在地上,他一边向门口爬去,一边颤颤巍巍地说:「别杀我!求…求求你…别杀我!」

一个男孩站在角落里,他正慢慢地吮去食指指尖上的血,当男人的指尖触碰到门板时,指尖上的血也被吸吮了个干净,然后男孩开心的笑了,像地狱里的艳鬼,他摇了摇食指:「不~行~噢~」

黑色的箭头从男孩背后的阴影里冒出,将男人一点一点的拖回了角落。

「不要!不要!」

男人惊恐的抓着地板,结果硬是被拖着向后走,一瞬间指甲翻飞,在地板上留下十道长长的血印。

「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几乎划破了耳膜,金愣愣的看着那个站在角落里进行杀戮的男孩。

他认识他,那是他自己。



男人的惨叫声慢慢弱了下来,夜晚重新归于平静。

男孩正站在那里歪着头观赏着自己的杰作,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人穿过金,走到男孩面前。

金只能看见男人的侧脸。

熟悉却又陌生。

「金!」

男孩迷茫的看了眼来人:「我不叫金,你是谁?」

那个人似乎被他的回答给噎住了,他顿了顿:「你不认识我吗?」

「我该认识你吗?」

男孩歪着头看着来人。

那个人沉默了一下后,突然朝他冲过来,那个人从衣袖里翻出一把小刀,瞬间划破了自己的掌心,然后他握住了男孩的手腕。温热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碰到了男孩的手腕。男孩突然抽搐了下,像是从梦中惊醒,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眼来人,金看到他的面容开始逐渐变的苍白,而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咳咳!咳咳!」

男孩弯着腰不停地呕吐着,直到再也吐不出来东西,而那个人只是沉默的站在他的身边,用手轻轻拍着男孩的后背。然后男孩开始边哭边咳嗽。

他看到男孩慢慢地蹲下身,将自己抱成了一个团。

「对不起——,我……」

男孩抽噎的声音闷闷地从团子里发出来。

「没关系。」

那个人也蹲下身抱住了那个不停颤抖的团子。

可他依旧没能听清那个名字。








男人将手中的袋子打开,翻了翻手里的一叠厚厚的资料,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西里尔先生,请将不属于你的东西还来。」

男人从被擦的光亮反射的玻璃窗上看到一个男孩突然出现在身后,他正举着枪。

「你,你是……」

男人的身形僵住了。

「我是金,代表凹凸家来回收流失的资料。」

「……」

「那么先生,请将东西还来吧。」

男人没有说话,紧接着金的瞳孔瞬间缩小,男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窗边。

「砰!」

男人的后背瞬间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他倒了下去,原本手里胡乱抓着的资料此时纷纷扬扬的落了一地。

「真麻烦……」

男孩小声嘟囔了几句,然后走了过去,一点一点地拾起散落了一地的资料。

他真的保证自己是无心去偷看资料的。

可是当他看到资料上一闪而过的创神计划和后面自己的名字时,他迟疑了。

本着我就偷偷看一眼的心态,他翻开了资料。

男孩终于撞见了这个命运背后的所有邪恶与黑暗。






这里是创神计划:

圣子是否已确定?  是

姓名:金

年龄:18

………………

实验组已确定完毕:

已确定圣子,已确定其人格分化完整,已确定其预备骑士,已准备好人格清除工具,已准备好转换器材,随时可以进行神格交换。

…………

实施组目前正在确定计划方案:

对圣子进行人格分裂操作:已完毕。

对骑士进行血液分析:已完毕。

检测圣子对骑士血液的敏感:较高,已完毕

清除人格计划:目前还在筹备中。

…………

男孩愣愣的看完了所有的资料,他先是不可置信,而后是迷茫,最后他瘫坐在了地上,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太阳似乎格外偏爱这个孩子,初曦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在光线里显得晦暗不清。






「我感觉我的身体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场景又变了,这次他看到男孩坐在一个凳子上,而他的对面正坐着星月魔女凯莉。

「嗯?听起来很有趣,那么下一句是不是你要说其实这个你爱的是——,而另一个你并不爱——?金,这个玩笑已经过时啦!」

凯莉漫不经心的搅拌着手里的咖啡,然后她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又打开糖盒往咖啡里面倒了三大勺进去。

「凯莉!我没有开玩笑!」

「哦?那你就是承认事实就是这样咯?」

「不是!我……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助!」

男孩看见凯莉满脸玩笑的表情后不高兴的撅起了嘴。

「好吧好吧,不开玩笑了,那么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呢?我是魔女可不是精神病医生哦?」

凯莉看到男孩抱怨的小眼神后只好放下了手里的咖啡。

「我……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谁?」

「神女安莉洁。」






金记得这里。

这里是他的卧室。

他看到男孩乖巧的躺在床上,有个人坐在床边。

这个人这次是背对着他的。

那个人仔细的帮男孩掖好了被角,然后说了一句晚安,他站起身想离开,却被躺在床上的男孩一把拉住了手。

「等下——!你…你还没有给我讲故事!」

「……多大了还要听故事?」

清冷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点无奈。

「我不管!」

「……好吧,那你想听什么?」

「我今天看到一句话没看懂,你能给我讲讲它的意思吗?」

「什么?」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

「这个啊……」

男人重新坐回到了床上。

「这句话的意思是:泉水干涸了, 两条鱼为了生存, 彼此用嘴里的湿气来喂对方, 苟延残喘。」

男人顿了顿然后继续说:「这一般寓意着坚贞不渝的爱情,这里面还有个成语。」

「是什么?」

「相濡以沫。」

男人看着床上的男孩:「金,我们会活下去的。」

「嗯,会的。」

男孩抬头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扯出了一个很浅很浅的笑容。






「天黑请闭眼。」

屋子里的灯突然灭了下去。

男孩静静的站在门口。

慢慢地,漆黑的屋子开始有了亮光,男孩惊讶的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面,地面泛着绚丽的银光,像是一条星河。

星河缓缓流动着,指向黑暗的前方。

「你的灵魂已被侵蚀。」

莹蓝色的蝴蝶从角落里飞出,绕着男孩飞了一圈。

「是的,我想请求你的帮助。」

「任何事物的实现都需要代价。」

一个女孩从黑暗中浮出。

金认出来了,那是安莉洁。

她看着男孩,轻声说道:「那么你的委托是什么?」

「我要弑神。」

男孩对上女孩的目光,一脸平静的说出令人震惊的话:「我需要一个可以和神抗衡的队伍。」

「那么你的代价是什么?」

女孩淡淡的说道,毫不在意他的委托是什么,她只是将手里的水晶球推到男孩面前,示意他将手放上去。

「记忆,我把我最珍贵的记忆给你,请帮我妥善保管,然后等待那天的到来。」

男孩将手覆盖在了水晶球表面。

「那么,你最珍贵的记忆是什么。」

「是——」

男孩的嘴巴张张合合,这次金终于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了。

格瑞。

是格瑞。

是那个总是嘴上说着别靠过来结果还是任由他靠过来的人,是那个总是有危险第一时间过来保护他的人,是那个会给他讲故事的人……

是他的爱人。

格瑞……

Grey……

原来你一直都在。

金深呼吸了一口,眼前的光影正极速的向后退去,最后渐渐消散,露出了原来的景物。

“回来了?”

凯莉靠在桌子上正百无聊赖的咬着棒棒糖。

“嗯。”

金揉了揉眼睛。

“队伍已集结好,随时等待着出发的号角。”

安莉洁将一杯牛奶推到他面前:“还有,欢迎回来。”


——————TBC—————

评论
热度(26)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