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山有木兮(3)

*ooc,我的

*人类雷x人鱼安

有皇骑出没注意

*标点符号没有错!没!有!错!至于为啥没错……慢慢看吧www







「所以……这些东西你是拿来给三皇子的?」

安迷修抱着满手的食物,做贼似的和小男孩穿过花园。

「嗯,因为我……」

小男孩顿了顿然后继续说:「大哥被关了禁闭,女王陛下罚他在书室里静思己过,大皇子又私下搞鬼,不准人给大哥饭吃,如果不是我……啧!」

小男孩懊恼的摇了摇头,他太弱了,被人抓住了威胁到大哥的把柄。而明知那是圈套,但大哥为了保护他还是去了。明明是给他的惩罚却给了另一个人,他却无可奈何。









「到了。」

两个小男孩躲在一个石狮子后面。

安迷修探出头:「那就是书室吗?可是……为什么会有卫兵?」

面前的宫殿大门紧紧关闭,门口还有很多的卫兵把守。

「嗯,那些卫兵是大皇子的人。」

小男孩拉了拉帽檐转过身看着安迷修:

「你……小心。」

「是的,殿下。」

东西太多了很不方便行动,安迷修和那个叫卡米尔的小男孩商量了下后,挑了几样出来放在了袋子里:

面包是最方便携带也是最容易保存的东西了。

水也是必要的。

于是他撕下一小段裤脚搓成了绳子,然后将袋子系在了腰上。












人鱼的速度很快,他将自己隐匿于暗处,悄无声息地从一个又一个卫兵的影子里穿过。

大门被关上,他只能翻墙进去。

卡米尔说只要一直往楼下走,最低层便是那位三皇子的位置。

可要在楼梯里避开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安迷修躲在角落里看着一队有一队的巡查卫兵经过。

巡查很严。

这可怎么办?

安迷修有些发愁的想。

他转过一个隔角,他看到了一个水池。

确认巡查的卫兵走远后,他悄悄的溜了过去,将手放进了池子里。

是流动水!

他感知了下水的流动,惊喜的发现水流是往下的。

也许可以从这里游下去?

他决定赌一把。

可是面包该怎么办啊?

他抬起头看了看周围。那里有间屋子。










也许是倒霉过了就会有好运。

他在屋子里找到一块遮雨用得防水布,于是他将面包裹了进去,然后返回了池子。







「什么人?」

水面折射了光线,卫兵看到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可当他走近的时候,除了看见水面上泛起的一圈涟漪以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干净澄澈的水面下平静的很。

「眼花了吗?」

卫兵挠了挠头。

「怎么了?」

不远处有同伴问他。

「没怎么,走吧。」









人鱼天生的柔韧性让安迷修能穿过一个又一个水里的围栏。‘水流线’不停的感知着水流,指引他方向。

是这里了!

安迷修抬头看这头顶上一片光影奋力向上游去,在破水而出的那一瞬间修长的银色鱼尾化成了双腿。




房间的尽头坐着一个男孩。

他听到声响后偏过了头。

安迷修还未从水里爬出来就当场愣在了那里。

他的视力很好,即使相隔很远依然能够将那人的一切都看清楚:

一双高帮的黑色长靴,一件猩红色的长披风,一张精致的脸,一双灿若星河的眼眸。

一片紫色的星河。










男孩坐在那里,左手放在桌上支着脑袋,他翘着左腿,怀里还放着一本书。

他似乎并不惊讶水池里会突然钻出一个人来,他就看了眼安迷修,然后又把视线重新放回了书上。安迷修看到他漫不经心的翻了一页书,然后才抬起头瞥了眼自己:「这么喜欢待在水里吗?」

「诶?…啊…呃……」

安迷修先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人鱼喜水是天性,但是又觉得奇怪,于是他又摇了摇头。

男孩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还不上来?」

「呃…在下还是不上来了。」

安迷修有些窘迫。之前怕被卫兵发现,他没来得及脱下裤子就化出了鱼尾,现在要是上去了,作为骑士的脸还要不要了?


「您是三皇子殿下吧?」

他连忙岔开话题。

「是啊,」男孩挑了挑眉,懒洋洋的向后靠在了椅子上:「怎么,我那个皇兄是没人了吗?怎么派一个不认识我的人过来?」

「殿下您误会了!在下是一名骑士!并不是大皇子派来的!」安迷修连忙摆手:「事实上,是卡米尔殿下让我来的,这是给您带的食物!」安迷修解下系在腰上的绳子,将面包和水放在了地上。

但是男孩非但没有放下防备,反而板起了脸,他收起了那副懒洋洋地样子,坐直了身子,他一脸阴沉的看着安迷修:「我说过了,不要再用卡米尔来威胁我。」

「不是的!在下真的是卡米尔殿下派来的!」男孩变脸变得太快,安迷修有些欲哭无泪,他只好一五一十地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在下保证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在下用骑士道去保证!」

安迷修及其诚恳地看着男孩。

「哦?是吗?那你怎么不上来呢?水下是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男孩轻笑了一声,随手将书扔在了桌子上,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安迷修走过来。

「呃…这个……」

他总不能说,殿下我不上来是因为我裤子破了?于是安迷修向后缩了缩,试图维护自己作为骑士最后的尊严与倔强。

可惜水池里的水太清了,男孩要是再过来就会看得一清二楚了。

「殿下!在下保证绝对没有要害你的意思!真的!」

他向下潜了潜,将脖子以下的所有部位都埋进了水里,试图将自己团成一个球。

男孩最后在离水池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双惊慌失措的碧绿色的眸子,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他抬手解下了自己的披风扔在了地上:「水凉,起来。」然后他弯腰捡起地上的面包和水袋,转身就往回走,安迷修见他走了瞬间松了口气。

结果男孩往回走的脚步突然顿住了,然后安迷修就听到他说:「放心,披风长,盖的住。」

那声音里的笑意都不带掩盖的。

丢脸丢大发了……

安迷修现在只想把整个人都埋进水里去。






——————TBC————————

评论(4)
热度(38)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