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我怀念的(ABO)

*ooc注意

*A瑞xO金

双向暗恋注意

*算是520的产物???垃圾文手在线丢人

*题不对文系列




“金!有人找!”

“诶?来啦!”金对着站在教室门口的同学应了一声后又转过了头:“格瑞我先出去一下哦!”

正给金讲题的格瑞停下手中的笔,轻轻的嗯了一声。

金站起身,小跑着奔向门口。















“金,给你,这是埃米带回来的巧克力。”

艾比见到金后,不由分说的将手里的粉色盒子塞进了金的怀里。

“诶?艾比你不吃吗?”

“不啦!还有一盒呢,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啊,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呢!”

艾比眨了眨眼睛。




凯莉说,跟金打好关系的前提是做朋友,然后才能进一步改变关系,而且,抓住了男人的胃,就等于抓住了男人的心。艾比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天天以朋友的名义从高一跑到高三来送吃的,还专门挑在上午的第三节课后送来。她也发现金确实吃得挺开心的。





“哇!谢谢你!艾比!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金果然满眼放光的看着她。

嗯,有戏。

虽然金和她一样是个beta,但她还是喜欢金。

艾比的心里已经在放烟花了,但还是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你喜欢就好!那我走咯!拜拜!”

“拜拜!”















“格瑞我回来啦!”

金回到座位上,打开了盒子。

“格瑞你要吃吗?”

金撕开了包装纸,递给自己的发小兼同桌。

格瑞转头瞥了眼那充满少女心的粉色盒子,又看了眼金手里的那块心性巧克力:

“不吃。”

“诶…………”

金看见格瑞转过了头,拉长了语调。

“你真不吃吗?你都不饿吗?第三节课上得快要饿死我了,艾比真是我的好朋友,嗷呜!唔!好好次!艾匹甚是一过好仁!”

金嚼着嘴里的巧克力,含糊不清的说着话。

“吃完再说话。”

格瑞转头看向自己的发小,然后皱了皱眉:“吃到嘴巴上了。”

“唔唔唔……”

金点了点头,抬手就想用袖子擦嘴。

“等下!”

格瑞连忙按住了他抬起的爪子,放下手里的笔然后从校服兜里掏出了一张纸巾,他叹了口气,认命的给金擦干净了嘴。

“好了,记住下次别用袖子擦。”

“知道啦格瑞~”

金心满意足的吞下了嘴里的巧克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

嘴边似乎还残留着alpha身上有红酒味。

















“格瑞!你洗完啦?”

听到格瑞开门的声音后,金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嗯。”

格瑞拉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了一瓶牛奶。

“格瑞你怎么这么喜欢喝牛奶啊……”

金哒哒哒的从卧室里跑出来。

“只是味道很喜欢而已。”

他翻过瓶身看了眼。

嗯,没过期。

“诶味道?……跟我信息素一样的味道诶……可是我不觉得我的信息素很好闻……”

金皱着眉头,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

格瑞没理他,仰头一口喝完了牛奶,然后扔到了垃圾桶里,转过身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他低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发小,神情变的有些奇怪:“金……你的衣服呢?”

“这个啊……”金张开手,左右转了转:“我的衣服有点小了,穿着难受,我就从衣柜里翻了件你的衣服穿,你不会介意的对吧格瑞,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你可不能嫌弃我……说起来格瑞你的衣服都好大哦!睡衣穿起来好长,裤子挽起来也好麻烦,我就随便找了件你的衬衣穿了,这样还不用穿裤子嘿嘿,超凉快的……话说明明以前都差不多大呢……” 金扯了扯到大腿的衣摆然后抬头看着他,那双澄蓝色宛如被水洗过一样的天空的眸子里满是清澈干净。

“……这周末我们得去买衣服了!啊!还要去超市,家里的纸快没了,貌似零食也要没了……”

金还在歪着脑袋思考着家里的零食到底还有多少的问题,但格瑞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话上。

挨得太近了……

近的他只要微微低头就能看到男孩那突起的锁骨。宽大的衬衫被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他这个视角很容易就能从上到下看光男孩衣服里面的所有光景。

空气力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奶味,他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一股红酒味开始在空气里若隐若现。

他不着痕迹地退后了一步,然后岔开了话题:“金,作业写完了吗?”

“……诶?写完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金显然没有跟上他的思维,听到问题后就下意识的回答了。

“那早点睡吧,时间不早了,晚安,金。”

“好!格瑞晚安!”











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回了屋子,格瑞关了门,然后靠在了门上揉了揉眉心。

刚刚差点就暴露了。

还好金没发现,不过就算发现了大概也不会多想。面对喜欢的人的迟钝,格瑞不知道这是喜是忧,不过大概忧要多一点。

他抬起头看向桌子上摆放的日历:

五月十一号。

而在十一号的后面,二十号和二十一号被用红色的记号笔单独勾画了出来。

那是自己的易感期。

怪不得。

他叹了口气,然后躺在了床上。

他突然想起自己刚刚闻到的信息素的味道,算了算日子,金的发情期也快到了,刚刚走得太忙结果忘了提醒金要打抑制剂的事。不过他现在这样也出不去,格瑞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子默默地叹了口气。

还是明天再说吧。

他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就是周末。

“格瑞格瑞!好看吗?”

金从更衣室里跑出来,在他面前转来转去。

“嗯。”

而后男孩又换了另一套出来。这次男孩上半身是淡蓝色的连帽衫,下半身是白色的短裤。

“那这个呢?”

“嗯。”

“你别总是嗯嘛……”

男孩撅了撅嘴。

格瑞叹了口气。

“……好看。”

听到他的回答后,男孩笑的很开心。

笑容明亮干净的仿佛是阳光一样。

“那我去换回来啦!”

男孩子开心的在原地转了个圈,然后噔噔噔的跑回了更衣室。

格瑞听到旁边几个女孩子小小的惊呼声。

他看着已经走进更衣室的金,男孩正准备转身关门,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男孩抬起了头,俩人对上视线后男孩笑的很开心。

他也不自觉的向上扬了扬唇角。

“这几件都包起来吧。”

“好的先生。”











“金!”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后金转过了头:“诶?艾比?”

“好巧!你也来逛超市啊!”

艾比一边扯着身旁一个男孩子的衣领,一边小跑了过来:“诶……格瑞学长好。”

格瑞瞥了一眼她,然后点了点头。

他认识这个高一的女孩子,就是她天天风雨无阻地给金送吃的,完全不在乎高一到高三的校区几乎隔了大半个操场那么远。

“诶你别在意啊,格瑞他就这个性子……”

金挠了挠头。

格瑞也没说话。

艾比见到这副有些尴尬的场景后连忙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的,我知道,”说完她又扯过身旁的那个男孩:“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埃米,也是高一的。”

“金学长好,格瑞学长好。”

小男孩被姐姐用衣领勒住脖子,笑容有些勉强的看着金和格瑞。

“你好啊,埃米,啊,别叫我学长啦!听着怪怪的……叫我金就好!”金挠了挠头,笑的很开心。

“金,你要买什么东西么?”

艾比凑了过来。

“诶?啊……”金转过头,看了看格瑞手里推着的购物车里的东西:“想买点零食……”

“我知道有几样零食很好吃,你要去看看吗?”

一说到吃,金就满眼放光。

“要要要!”

“那我们走吧!”

“嗯!”

格瑞看着艾比扯着金的衣袖朝前面走去,两个人还一边说说笑笑的,画面美好的让他有些发神。

“学长?学长?怎么了?”

埃米跟着姐姐的步伐朝前走去,转头却发现格瑞还站在原地没有跟来。

他觉得这个学长的脸色似乎有点差。

“没事,走吧。”

格瑞收回思绪,抬脚跟了上去,一路上他都默不作声地听着前面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声音。

天气真热,空调好像没啥用。

好烦。

他推着车,脑子里东想西想。

好热。

他抬手扯了扯系的有些紧的领口。












“……格瑞?格瑞?”

“嗯?”

他转头就看到身旁的发小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他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怎么又不自觉地发神了。

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看来回去得打抑制剂了。






“怎么了金?”

“格瑞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感觉你脸色好差。”

金担忧的看着格瑞,然后伸手去摸发小的额头。

“诶?……”

被躲开了。金眨了眨眼。

“我没事。”

格瑞偏着头躲开了金伸过来的手。

“可是……”

“真的没事,走吧。”

“……噢好吧……”

“金!你看这个怎么样?”

不远处传来艾比的声音。

“等一下!”金转头朝艾比那里喊了一声后又转过了头:“那你哪里不舒服要和我说哦!一定要和我说哦!”

“嗯。”

得到发小的肯定后男孩这才跑过去。

格瑞看着金跑远的身影,然后微微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推着车的手。

握着的指节有些微微泛白。









“金,你要回去了嘛?”

艾比看着金,满脸都是不舍。

“是呀,格瑞好像有点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了,你和埃米继续玩吧。”

金转过头看了眼还站在柜台边结账的人。

“好吧……”

埃米看到自己的姐姐那满脸都是想跟人回家的表情,他有些不忍直视,最后干脆捂着脸站在艾比的身后扯着她的衣袖:“走啦姐!走啦!”

“知道啦衰仔!”艾比满脸嫌弃的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弟弟,然后再转回来眼巴巴地看着金:“那我们走咯!拜拜,金。”

“拜拜!”

格瑞结完账后看到金一个人站在门口,他有些意外:“他们呢?”

“回去啦!”

金笑嘻嘻地缠过来,挽着他的胳膊。

“我们也回去吧!”

格瑞淡淡的瞥了眼那只缠在自己的胳膊上的手:

“嗯。”










回到家后两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好累啊……”

金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伸手摸向一旁的格瑞——身边的零食。

“嘿嘿嘿……”

金一把抓过零食口袋抱在怀里,骨碌碌的翻了个身离格瑞远了点。

格瑞无语的看着抱着零食开始傻笑的人:“少吃点,一会吃饭了。”

“知道啦知道啦……”

金一边点头一边撕开包装纸。








“真好吃!格瑞你要么?”

“不了。”

格瑞翻开一页书。

…………

“哇!这个也好好吃!格瑞你吃吗?”

“不。”

天好热,该开空调了。

格瑞又翻了一页书。

…………

“怎么那么好吃啊!艾比真厉害!她怎么知道那么多好吃的啊……”

“……”

金一边朝嘴巴里塞了一大把薯片,一边絮絮叨叨:“原来青柠味这么好吃……”

“艾比真是我最好的朋友!唔!格瑞你真不吃吗?不要客气啊!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才对!”

“……我去做饭。”

天气热的好烦躁。

看不下去了。

格瑞合上书,站起身朝厨房走去。

“诶?格瑞你真不吃吗?艾比真的选的很好吃!”

金看到格瑞理都没理他,连忙从沙发上坐起来:“……诶诶诶格瑞你别不理我啊!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最好的朋友吗……

那艾比呢,她也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格瑞转过身,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金:

“可是我不想当你的朋友了,金。”
















美好的校园时光又开始了。

今天是个雨天,所以全校都没有出来做操,大家可以自行活动,广播里也传来学生们自己点播的歌曲。

5.20是情人节,也是他们高中生涯的最后的一个情人节,于是教室里大家也都吵吵嚷嚷的商量着要去哪里玩。

“去KTV!”

“去游泳!”

“去网吧!”

“集体去网吧?别不是有毛病吧?”

…………

“金!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嘛?”

班上的一个同学看到金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于是喊了他一声。

“诶……我无所谓啦……”

金挠了挠脑袋。

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玩,于是他干脆趴在桌子上看着窗户外面。




格瑞最近一直在躲着他。

在家里也是。

外面的景物一切都是模糊的,淅淅沥沥的雨雾像是一层朦胧的轻纱。雨水落在窗台上,滴滴答答的回应着广播里的歌声。







「可是我不想当你的朋友了,金。」

格瑞只是转过身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像往常一样冷漠。

说出来的话也很冷漠。

金想起那天格瑞说的话后,难过的用胳膊围了个圈,然后把自己埋了进去。

格瑞真过分。

姐姐离开了他,这次格瑞也要离开了吗?

那么他做错了什么呢?

如果是因为吃零食的话,那他以后就不吃了。

为什么要说出那种话呢?

还一直不理他。

凹凸高中不收omega,可是他的私心想和格瑞上同一所高中,于是才努力学习,还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beta,格瑞根本不知道伪装剂打在腺体上有多痛。

格瑞真过分。

姐姐,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好难。










“哟,这是怎么了。”

金抬起头。

“凯莉!”








“所以你俩就再也没过说话了?”

凯莉坐在桌子上,她嘴里含着棒棒糖,满脸的幸灾乐祸。

“对啊,而且作为同桌也不说话真是要死了…他说他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是哪里做错惹他不高兴了吗……凯莉你别笑的那么明显啦!我可是很难过的!”

金趴在桌子上,鼓着嘴看着她。

“噗,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金的眼神格外幽怨,凯莉只好忍住笑,装出一副我可以帮助你的样子。

直觉告诉她,这事并不简单。

想搞事。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了想。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金。”

“我也不知道啊……嘶!好痛好痛!”

金苦恼的扯了扯头发,结果一个不小心扯的太用力连头皮都被扯痛了。

“笨死了。”

凯莉看到金揉着自己的脑袋的蠢样,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讲台那边传来出一股欢呼声。

“去KTV!KTV!”

“耶!去KTV!”

班长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那就说好了,全班一起去,到时候开个包间吧!啊!格瑞你来啦,记得二十号那天出来和大家一起去KTV哦!”

格瑞刚跨进门口就听到了班长的声音,他顿了顿说:“知道了。”

听到格瑞要去,班上的女孩子们又开始欢呼起来。

凯莉看了眼门口然后转了转眼珠子,她舔了一口棒棒糖,笑了:

“本小姐倒是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啊?”











“这样就可以吗?”

金怀疑的看了眼手里的歌词,又抬头看了眼凯莉。

“当然咯,”凯莉舔着棒棒糖,漫不经心的说,“既然你找他说话他也不理你……不如就唱歌给他好啦!我觉得这首歌就很适合你啊,到时候唱完了再和他道歉不就好了?而且全班人都看着呢,他又不能拒绝你不是?”

“对嚯……”金挠了挠头,“但是我怎么觉得这歌词有点怪怪的?”

“没有,只是很普通的歌,”凯莉从包里摸出一个MP3,然后插上耳机递给了他,“给你听。”

悠扬的歌声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我怀念的 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 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 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

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

最紧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谁 忘了

…………

“呃……爱……凯莉,这是唱给喜欢的人的歌吧?”

金皱着眉头看了眼歌词。

“我问你,格瑞是不是你的朋友?”

“当然是最好的朋友!”

“既然是最好的朋友,你们的关系肯定很好啊,那么这也算是一种爱啊,所以说你爱不爱格瑞啊?”

“爱!”

“这就对了,”凯莉欣慰的拍了拍金的肩膀, 然后把MP3丢在了他怀里: “好好练吧!加油噢。”

“嗯!”

金看着凯莉走远后,才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歌词。

既然凯莉都这样说了……

那到时候就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好了。

他捏紧了手里的纸。








格瑞抬起手,却迟迟没有去敲门,最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还是将手放了下来,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这该怎么解释啊……

自从那天说了那句话后,他看到男孩那先是不可思议,然后是难过的脸,他就后悔了。

「格……格瑞!」

男孩惊慌失措的从沙发上爬起来。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啊。

而且喜欢的快要爆炸了。

「……」

「格瑞!」

可是他没有理会背后的男孩,只是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他拉开抽屉,抽屉里躺着一支针管,针管里流淌着透明的液体,他面无表情的拿起来,而后对着自己脖子后的腺体一把扎了进去。

发热后的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他都干了些什么啊……












5.20那天很快就到了。

格瑞坐在角落里,听着KTV里满是鬼哭狼嚎的声音。

金和他坐的很远,一个在角落里,一个在人群的中央。

真耀眼啊……

像太阳一样。

可是太阳不应该普照万物吗,为什么他却感受不到。

他想把太阳囚禁起来,关起来,变成一个,只属于他的,太阳。

他仰头喝了一杯酒。

「都是成年人了,大家来喝酒吧!」

班长是这样说的。

冰凉的啤酒顺着喉管流了下去,气泡在胃里翻滚。

真难喝。

他忽然怀念起那股甜腻的奶味。

“格瑞你不唱吗?”

一个女孩子鼓起勇气来到他旁边。

“不了。”

他没有看站在面前的女孩,只是盯着桌子上的酒杯。

女孩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

“格瑞,你能出来一下吗?”













“什么事?”

格瑞站在包间外面,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孩。

女孩踌躇了下,然后她抬起头,看着格瑞:“格瑞,我……我喜欢你!”

砰。

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格瑞回过头。

“阿哈哈……好巧……”金讪讪地捡起地上的易拉罐,“我……我只是路过…呃…你,你们继续。”

说完他就飞快的穿过格瑞和那个女孩,推开了包间的大门。

格瑞看着那抹金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莫名觉得有些烦躁。

“好好学习才是真的,还有十多天了,”格瑞看着面前妆容精致的beta女孩:“祝你高考顺利。”

女孩愣了愣,她看到少年面部坚硬的线条还有那张冷漠的脸,然后咬着嘴唇嗯了一声就跑掉了。

格瑞回了包间,他看到了那个被人群包围的人,笑容灿烂像阳光一样。于是他烦躁的向后仰去,他闭上眼,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金愣愣的坐在那里,他看着屏幕上的歌词,可心并不在上面。

格瑞会答应那个女孩吗?

金记得那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虽然只是个beta但是完全不输于omega。

听说alpha都喜欢娇娇弱弱的omega。

可自己并不是那种娇娇弱弱的omega啊。

唉。











“还不去唱?”

“哇唔!凯莉你吓死我了!”

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让本来有些神游的金被吓了一跳。他撅着嘴先是看了眼格瑞在的地方,然后又看着凯莉:“不行啊凯莉……我不敢去……”

凯莉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不敢去,所以……锵锵!看看这是什么?”

“酒?”

“来喝啊,喝了壮胆哦!”

凯莉利落的撬开了瓶盖,给金倒了满满一杯。

“放心,啤酒而已,不醉人的。”


“感觉怎么样?”

凯莉挑着眉。

“嗯!还好!”

金咂了咂嘴,凯莉说的没错,酒果然能壮胆。他已经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了。

“唱吗?”

“唱!”

“好。”

凯莉笑着将话筒塞进了金的手里。








“麻烦大家都安静下,因为这首歌,我想唱给某个人。”

一个清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猛的睁开眼睛。

我问为什么

那女孩传简讯给我

而你为什么

不解释低着头沉默

我该相信你很爱我

不愿意敷衍我

还是明白

你已不想挽回什么

想问为什么

我不再是你的快乐

…………

我怀念的 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 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 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

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

最紧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谁 记得

谁 忘了

…………

独属于少年清亮的嗓音在包间里响起,格瑞愣愣的看着那个金发的少年。

他的太阳。





“格瑞,我们和好吧!”

“……嗯。”







几乎所有人都在和金喝酒,于是不知不觉中他被灌了很多。

“你喝多了。”

“嘿嘿嘿……嗝儿瑞!嘿嘿嘿……”

格瑞皱着眉看了眼倒在沙发上傻笑的人,然后侧过头瞪了眼一旁的凯莉,结果凯莉无辜的摊了摊手:“又不是我让他喝那么多的,金的人缘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









再后面就是大家一起拼酒,凯莉觉得无聊就决定先走了,而她在临走之前还专门回来看了眼金和格瑞:“天时地利人和,要把握好机会噢~”

“你怎么知道……”

“他发情期快到了吧?那么浓的牛奶味当我鼻子坏了?班上也就我们两个是a,而且金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到处说的。”她笑着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加油哦,不然那么好的一个omega……你不出手那我就出手了。”

她无视了格瑞瞬间阴沉下来的脸,笑嘻嘻地跑掉了。








格瑞转过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人叹了口气。

“笨蛋……”










“金他喝醉了,我们就先走了。”

格瑞扶着金,跟班上的同学点头示意。

“好吧,那你们一路小心。”











他将金轻轻放在了床上,而后又掖好了被角。这个天气昼夜温差极大,而且金还喝了酒,还是多注意一下吧。

他看着男孩熟睡的面庞,还是没忍住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男孩的脸颊。

《我怀念的》这首歌是首情歌,大概这笨蛋被人骗了还没有自觉。

真是个笨蛋。

满屋子都是omega身上的奶香味,甜的几乎腻人,格瑞觉得自己的信息素似乎要被勾出来了,空气中一股红酒味若隐若现。

得走了。

而且易感期间还是离金远一点吧。

他收回了手。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突然抓住了。

“别走……格瑞……”

格瑞转过头看到男孩有些迷迷糊糊的说着。

他叹了口气,将男孩的手轻轻扯了下来:“睡觉了,金。”

结果没有扯动,男孩抓的很用力。

空气中的红酒味开始。

“别走……格瑞……你不要跟那个女生在一起好不好……我那么喜欢你,你不能这样……呜……”

金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蓝色的眸子里满一片水雾。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金?”

红酒味开始在空气里弥漫。

“格瑞!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喜欢!不然你以为我为啥要来凹凸高中!还要打伪装剂,格瑞你都不知道那个打起来好痛的!咳咳!”

红酒味好浓,金觉得自己装着装着好像真的有点醉了。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是满脸绯红的看着格瑞。

“……笨蛋。”

格瑞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发哑。

“格瑞才是笨蛋!”金觉得自己很委屈,于是开始嘟嘟囔囔:“格瑞才是那个大笨蛋!我明明,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吻住了。

“那么接下来你喊停也没有用了,金。”

格瑞停下了那个绵长的吻,他喘着粗气盯着身下的人。





















金伸了个懒腰,看到外面亮起来的世界觉得这又将是一个愉快的早上。

他昨晚梦见自己假装喝醉然后鼓起勇气和自己的发小告白了,格瑞的信息素闻的有些醉人,然后他们就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真好啊……满房间都是格瑞身上的红酒味,闻着都让人安心,于是他又嗅了嗅,然后才满意的重新缩回了被窝闭上了眼睛。

等等?

房间里哪里来的红酒味?

他猛的睁开眼睛,却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眸。

“……啊哈哈格瑞你在啊……”

他挠了挠脑袋。

格瑞看着身旁的人动作微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笨蛋今天起来肯定忘了昨天说过的话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已经标记了,是他的人了。

“为什么格瑞你会在我床上……诶?”

猝不及防被突然抱住,金浑身僵硬不敢动。

“诶?……格瑞?”

“金,我爱你。”

“诶?”

金眨了眨眼睛,被抱住了他只能看见alpha那有些微微发红的耳朵,于是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把头埋在alpha的脖颈处,鼻间满是alpha身上熟悉的味道,他伸手搂住格瑞,然后蹭了蹭。

“原来不是梦啊……格瑞,早安。”

“早安。”

—————END——————

小声bb几句:之前金宝没喝醉,他装的,后来闻了格瑞的信息素就醉了,因为两种酒加在一起最容易醉。

写不完了写不完了,没有车,傻了吧。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什么???)

评论(3)
热度(114)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