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小白兔与大灰狼

*ooc我的

*大灰狼瑞x小白兔金

成精设定,可以变人

*哇撒,真搞不懂为啥我不更新也有天使粉我?要不我别更新了(?)














金嗅了嗅草叶,在闻到那一股略微苦涩的味道后,将草药从地上拔了起来,放进了手上的小篮子里。

隔壁家的兔子小哥哥安迷修要出门历练了,虽然姐姐总是在看到安迷修对女孩子各种献殷勤的时候转头对他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金,不要信。

但是金并没有听进去姐姐的话,因为他觉得安迷修是个好人,而且平日里也受多了别人的照顾,金在这个时候也要回报点什么才行。幸好兔子一族天生就对草药敏感,金觉得自己可以采点止血草送给他。就算是一路上有注意,也难保不会有急事发生,而多点准备总是好的。

金又向前走了几步,他弯下腰拨开草丛寻找着自己要找的东西,这次,他收获到了一株新鲜的香草。


“金?”

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金顺着声音低下了头:“诶?蚂蚁小姐你好!”

匆匆忙忙的蚂蚁堆里,一只小蚂蚁停在金面前,她抬起头看着面前变成人类形态的金,头上两根细长的触须在空中微微摆动着:“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金?”

“我来采药!”

“是吗,可是金,你得马上回去了。”

“诶……为什么?”

男孩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拉长了语调。

“快要下雨了,金,下雨时候的森林最危险,你最好马上回家去。”

蚂蚁小姐严肃的看着他。

“诶诶诶?我知道了!”

男孩连忙站起身,开始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蚂蚁小姐再见!”

“再见,金。”

蚂蚁小姐晃了晃头上的两根纤细的触须。






金气喘吁吁地向前跑着,他敢保证自己已经跑得够快了,但是大块的雨滴还是落了下来,一滴,两滴……

向左,向右,再向左,再向右……

金突然刹住了脚。

他面前出现了一条分岔的小路,周围被半身高的灌木丛包围,两条岔路弯弯曲曲的通向两个不同的地方。

该怎么走来着?

金沉默的看着面前的两条小路。

他又忘了。

从家里通向森林的路,金已经走了九次了,但还是次次迷路。

好吧,算上这次应该来说是第十次了。

不知道十次能不能召唤个神龙啊……

打住打住,现在可不是神游的时刻,下雨的森林很危险,乌云遮盖了太阳,变的潮湿黑暗,这里很快是捕食者的天下。金既不想变成红烧兔子,也不想变成生兔片,他得马上离开这里然后回家。金看着眼前的小路,脑子开始飞速转起来:之前都是左右左右……那这次也左右好了!

于是他抬脚就往左边的小路走了上去。

呃……这里是哪儿?

金看着眼前陌生的场景,迷茫的抓了抓脑壳。

看来是走错路了,可是当他打算往回走的时候,结果雨唰地一声就下大了起来。

不行不行,这样会被浇成落汤兔的。

他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向前跑去,毕竟山里总会有山洞。

幸运的是,就在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洞口,于是他跑了进去。

金停在了洞口没有进去,因为他闻到了洞里的味道,一股清冽的,干净的,带着雪后松木气息的味道,那应该是属于山洞主人的味道。按理说他不应该待在有主人的山洞里,可是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金没有办法出去。于是他向里面望了望:“请问……有人吗?”

黑漆漆的洞内只传来他的回声。

好吧,暂时安全。

于是金走了进去,洞内很干净,他靠在了一块大石头的背后。

啊,衣服都被打湿了啊。

金有些苦恼的看着身上已经变成深色的白衣服,他没有办法,只好变回了原型,开始舔毛。

别那么惊讶,他的兔毛就是他的衣服,不然成精后穿什么呢?

金一点一点地打理着自己的毛,他先是低头舔了舔自己的小肚子,然后再是四只小兔腿。

好麻烦。

金看着肚子上湿成一缕一缕的兔毛,撅起了嘴。

要是姐姐在就好了。

因为姐姐每次都会给他打理的很干净。




姐姐说,身为一只小白兔就要有一只小白兔的自觉,比如说,兔毛一定要打理干净才行,因为干净的小白兔最受欢迎。

金还记得姐姐当时特别严肃的给他说,爱干净的小白兔才会有很多朋友。

为什么啊?

那时候金还没化型,还真的只是一只小白兔,他呆呆的仰起头问已经变成人了的姐姐。

为什么?

姐姐挑了挑她那细长的眉毛。

你看看银爵!

诶?

小兔子金有些迷茫。

银爵是住在隔壁的小白兔,紫堂说,银爵他真的是一只小白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全身都很黑。

姐姐还在继续说:

银爵就是太黑了所以才没有人和他一起玩,身为一只白色的小兔子怎么能去玩煤炭呢?看吧!把自己玩黑了吧!洗都洗不掉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

小兔子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呀。

姐姐弯下腰抱起了他。

作为一只小白兔就应该爱干净,这样才会有人喜欢。






可是姐姐,打理毛毛真的好难啊!

金委屈的舔了舔自己的右爪子,然后噗的一声,趴在了地上。

炎热的天气被大雨洗礼后开始清爽起来,一阵风吹进了山洞,带走了闷热的空气,而在外面,大雨还在下。

好凉快啊。

金趴在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好想知道这个山洞主人是谁啊。

有着那么干净的味道……总不会是个要吃他的坏人。





要下雨了。

当空气开始沉闷起来的时候格瑞就知道了。

可他还是不紧不慢地吃着嘴里的食物。

他低下头,锋利的犬牙咬住了猎物的背脊,组织慢慢被撕开的声音其实很好听。

当他慢条斯理地吃完了猎物最鲜美的部位后,闷雷响过,大雨随至。

他仰起头,让清凉的雨水沾湿了他的毛发,而后顺着沾血的嘴角流了下来。

然后他才起身,慢慢地向自己的洞口走去。

很意外吧?他没有和狼群一起出没,而是独自生活。

谁说孤狼就一定会死?

那只是针对实力不够的狼来说。





格瑞停在洞口处,他皱了皱眉头。

有人进了他的山洞。

他嗅了嗅空中的味道。

一股甜甜的香草味。

是猎物的味道。

他下意识用舌头舔过犬牙。

之前捕猎的时候沾染上的血腥味已经被洗刷干净,他甩了甩身上的水,然后才抬脚走了进去。

他绕了一圈,然后在他睡觉的地方——一块大石头背后,他找到了那个不速之客。

一只肥兔子。

他静静的看着那只睡着了的兔子:兔子是仰着睡的,把自己最肥美也是最脆弱的肚子露了出来,四只小短腿蜷缩着,红红的小鼻子有时候微微耸动着。

格瑞埋下头在兔子柔软的腹部嗅了嗅。

是甜甜的香草味。

然后他重新坐直了身子,打量着这只毫无危机感的兔子。

真蠢。

格瑞在心里毫不留情地评价道。

而且睡的可真丑。





金梦见自己在草地里玩耍。

雨后的清新空气让他忍不住变回原形在草地上打了个滚。

他不知疲倦的玩啊玩,直到闻到一股清冽的,很舒服的味道:像是雪后的松木林。

他四脚朝天的躺在草地上,忽然感觉肚皮有些痒痒的,他低头看去,一片凉凉的东西落在了他的小肚子上。

那是一片白色的雪花。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一个高大的黑影正坐在自己身边。

没睡醒的他还未来得及揉揉眼睛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洞外一道闪电劈过,而后伴随一道声音巨大的雷声:

轰隆!

明亮的闪电一闪而逝,却瞬间照亮了那个黑影。

“啊啊啊!”

在看清那个黑影后,他瞬间凄厉的尖叫了出来。

那是一头体型巨大的灰狼。







格瑞看着那团毛球尖叫的一声后,瞬间闪了出去。

速度挺快。

他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可惜脑子不好使。









金瞬间爬起来向旁边跑去。然后就被撞了个头晕眼花。

他怎么就忘了这里有块大石头!

好痛!

他捂住头,然后看到一个影子盖住了他。

完了,姐姐,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可爱弟弟要GG了。

他小小的哀嚎了一声,然后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还小未成年太血腥了不敢看。









格瑞就坐在那里,沉默的看着小白兔一头撞上了石头,发出砰的一声。

听着都疼。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然后走了过去。

“别吃我别吃我……我还小你不够吃……”

面前的兔子吓得嗲了毛,他将自己蜷成了一个小小的毛球,不停发着抖,还一边碎碎念。

他有那么可怕么?

格瑞有些无奈的想。

好吧,大概,毕竟狼是兔子的天敌。

可他不会吃了这只蠢兔子的。因为他才吃完了食物,而且也没有囤粮的习惯,再者他也不想弄脏了他的山洞,又或者说,他害怕智商会传染。

于是他看着那团毛球,叹了口气:“我不吃你,你走吧。”








“我不吃你,你走吧。”

诶?

金睁开了眼睛。

真的假的?

他迟疑着转过了身。

别一转身就是一张大嘴巴吧……

而灰狼只是坐在他身后,什么动作也没有。

“……真的假的?”

他怀疑的看着那头狼。

“真的。”

看到他的目光后,狼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才吃了饭,不饿。”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却也有着和身上一样清冷的味道。

而在得到回答后金转身就朝门口跑去,走之前还没忘拿自己的小篮子。








金迟疑着看着洞外的瓢泼大雨。

又要变成落汤兔了么?

而且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他撅起嘴,思考了半天后,还是跑了回去。

毕竟狼先生说他不饿不是吗。








格瑞看着那只小团子跑远后,才重新回到大石头背后趴了下来。

他抖了抖毛,闭上了眼睛。

直到一股甜甜的香草味飘到了鼻子里。

他睁开了眼睛。

小白兔站在离他稍微有些远的地方。

“怎么回来了?”

“外面…在下雨,天黑了,出不去。”

小兔子依旧是嗲着毛看着他。

“……”

而格瑞沉默的看着他。

“你你你……说好了不吃我的!”

看到他的沉默,兔子有些急了。

“嗯。”

他尾巴在地上拍了拍。

“那我……我可以在这里呆上一晚上吗?”

小兔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格瑞听到后觉得自己可能是太仁慈了,他漫不经心的转过头然后闭上了眼:“随你。”

“谢谢你!”

即使没睁眼睛也能感受到小兔子明显舒了一口气。

格瑞没有再回话。

“我……我叫金!”

在格瑞快睡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格瑞有些诧异的睁开了一只眼。

小兔子虽然有些哆哆嗦嗦但还是鼓起了勇气看着他。

竟是蓝色的眼睛。

第一次见到蓝色眼睛的兔子呢。

格瑞重新闭上了眼睛。

“格瑞。”









雨还在下。

金哆哆嗦嗦地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太冷了。

没有石头的遮挡,一阵又一阵的冷风携带着冰凉的雨水吹进了山洞里,然后又携带着他的体温呼啸而去。温度越来越低。

他将自己的头埋进了颈间的毛里,试图维持住身体的热量。

好冷好冷好冷!

别明天就变成冻兔干了吧。

金惨兮兮的想着。

啊,好怀念家里温暖的兔窝还有姐姐做的香喷喷的香草汤。

一碗热汤下肚,再来四块青草饼简直不要太幸福!

一想到香草汤,肚子也咕的一声响了起来。

金撇了撇嘴。

他还没有吃晚饭呢。

好饿。

又冷又饿。

他旁边还睡了一只大灰狼。

弱小,可怜,又无助。

真是世界上最最最可怜的小兔子了。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结果发神过于专注,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身边那只可怕的大灰狼的动作。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对方已经用嘴衔着他的后颈把他叼了起来。

金:!!!

他被吓得完全不敢动,身体僵硬的宛如一块石头。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不吃我的吗?!骗子!!!

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我应该相信你的话的。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格瑞其实没有睡着。山洞里的风很大,连他在石头背后都感受到了一股凉意。他抬起头,不出意外的看到那团毛球站在风口上,哆哆嗦嗦将自己团成了一团。好吧,这次真的是个球了。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站起了身。

当他走过去的时候,团子还是没有反应,而在他将团子衔在嘴里的时候,兔子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现在才知道害怕了?

这个反射弧也是没谁了。

真蠢。

格瑞在心里毫不留情地评价道。

他重新回到了石头背后。











金始终闭着眼睛,在感受到灰狼停下来的时候,他在心里小小的哀嚎了一声

完了完了,终于要吃我了吗?

可我还没有吃到姐姐做的青草饼呢。

结果灰狼只是趴了下来,然后将他围在了中间。

诶?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却对上一双紫色的眸子。

“这样就不冷了,睡吧。”

灰狼只是看了他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啊?哦!哦!”

金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抬头猝不及防对上的紫色的眸子让他想起了姐姐曾经带他去看过的花海。

那片温柔的紫罗兰花。

狼先生身上并没有天生的腐臭气息,反而有着雪后的松木林的味道。

格瑞么?

他闭上了眼睛。









格瑞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这次意外睡的很好。

梦里是绿草,蓝天和白云,空气中都带着一股甜香的气味,以往的血仇似乎也并不存在。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结果有什么东西似乎从弯起的前肢上落了下来。

他微微低下头。

那是一株有些萎了的香草。







格瑞最近总是能在家门口收到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时候是一株甜腻的香草,有时候是止血草,但更多时候是紫罗兰花。

那只小兔子也开始渐渐出现在他身边。

格瑞趴在地上看着蹦哒在一旁的小兔子:“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吗?”

结果小兔子转过身,用他那澄澈的眸子看着格瑞:“不怕呀,因为格瑞不是说过不会吃我的吗?而且,”他笑了起来,两颗长长的小白牙露了出来:“我们现在不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吗?朋友怎么能吃朋友呢?对吧格瑞!”

……心可真大。

格瑞有些无语:“谁跟你是最好的朋友。”

“格瑞!你不能这样说!”

小兔子撅起了嘴,一蹦一蹦的跳到他面前,然后开始围着他转圈圈,一边转还一边碎碎念。

“格瑞!我们明明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你都收下我送你的东西了!”

格瑞在心里叹了口气,身为一只狼,洞门口怎么能有些奇奇怪怪的花花草草呢,他不要面子的啊?

“……格瑞,说起来,我送你的东西你都放在哪里去啦?”

金停在了他眼前,眼睛里buling buling的闪着光看着他。

“当然是扔掉了。”

不出意外的看到兔子耳朵立了起来。

“格瑞好过分!!!”

然后兔子继续围着他开始转圈圈碎碎念。

但格瑞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那里,看着不停转圈圈的蠢兔子。

真是只笨兔子。











天气炎热的异常。

格瑞站在洞门口抬头望了眼天空,明明已经是黄昏了,可太阳依旧火辣辣的,他有些烦躁的跺了跺脚。

想要血。

想要猎物动脉被咬开破裂的一瞬间飙出来的鲜血。

还想要……

他回头望了眼摆弄着花花草草的兔子,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不行,那是金。

于是他侧过了头,垂眸看着自己尖锐的利爪。

这很不对劲。

他明明没有那么渴的。

为什么?

他烦躁的在门口走了个来回,然后突然顿住了。

他想起来了。

这该死的生物发情期。






“金,你该回家了。”

想通后格瑞回到了山洞里,他低头看着正忙着编花环的小兔子。

花环很漂亮,青绿色的柳枝被小兔子挽成了一个圆圈,周围还有点点白色和黄色的野花,似乎马上就要完工了。

听到格瑞的话后,小兔子可怜兮兮的抬起了头:“诶…那么早格瑞你就要赶我走了嘛?”

格瑞看着那双蓝的宛如水洗过的天空一样的眸子,心里的那点邪火就好像突然被浇灭了。

“……金,我过几天要出去一趟。”

他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刚刚那个问题。

“诶?格瑞要去很远的地方吗?比如说翻过这座山?”

小兔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应该吧。”

“那格瑞回来的时候能给我带一朵蓝色的玫瑰花吗?”

“蓝色的?”

格瑞皱了皱眉。

“嗯!蓝色的!很神奇吧!我听雷狮说,在山的那头就有哦!可惜姐姐从不让我去那些地方……”

小兔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不满的撅了撅嘴。

格瑞叹了口气:“好吧。”

“真的吗?谢谢你格瑞!格瑞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兔子开心的仰起头看着大灰狼笑了,还眨了眨眼睛。

“……嗯。”

格瑞低下头看着那双蓝的澄澈的眼睛,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你该走了,金。”

“好!”










“还是送到这里吧!”

小兔子停了下来,抖了抖耳朵。

“麻烦你啦格瑞!”

格瑞不放心他一只兔子回家,总是把他送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

毕竟如果一只大灰狼进了兔子窝,可能会造成难以控制的恐慌。

“嗯。”

在得到回答后小兔子朝大灰狼挥了挥爪子:“那么晚安啦格瑞!”

“晚安,金。”

格瑞看着那团毛球一蹦一跳朝村子跑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











格瑞拨开草丛,寻找着那所谓的蓝色玫瑰花。

他其实本来没打算去那么远的地方来度过自己的发情期的,但是因为某个蠢兔子的请求,他不得不翻过了这座山,去寻找那朵所谓的蓝色的玫瑰花。

发情期还剩最后一天了。

格瑞算了算时间,如果真的有蓝色的玫瑰花,那么加上找这朵玫瑰的时间以及返回原来山洞的时间,度过发情期应该刚刚好。

这里没有。

他皱了皱眉,准备去另一条小路上看看。

这里有条小溪,他拨开草丛望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风吹过,带来一股沁人的幽香,他愣了愣,朝香味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里摇曳着一丛蓝色的玫瑰。

他走了过去,低头看着眼前正开的鲜艳的花朵,清晨的露水落在花瓣上,映出清澈的蓝。

原来真的有蓝色的玫瑰啊……

他微微垂下眼帘,然后伸手摘下了里面尚未开放的一朵。








格瑞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边除去玫瑰身上的刺。

毕竟按照金那个智商,大概看到后会满心欢喜的跑过来拿,肯定会忘了玫瑰身上的刺,然后被痛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蓝色的大眼睛里包着一泡儿泪。

光是想想那个样子就觉得太蠢了。

那还是除干净点比较好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微微扯了扯嘴角。









一阵风吹过,格瑞突然向后退去,只见他原来站着的地方插着一根箭矢。他抬头望向箭矢飞来的方向。

“好久不见啊,格瑞。”

一个金色的人影站在山坡上,他手里还举着弓。

“我还以为你跟那只小兔子待久了身体也变迟钝了。”

来人嗤笑了一声,他随手将弓箭向后抛去,他身后的人急忙接住。

“让我来看看你的身手有没有变迟钝吧,来打一架吧格瑞!”

格瑞眯起眼看向那个人:“让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也没在意他的话,只是从山坡上高高的跃了下来。

他化作了一头身形巨大的狼,耀眼的金色毛发在太阳下泛着光。

“怎么,跟兔子待久了你也变软弱了吗?看来我得去会会那只兔子了。”

“不准把金扯进来。”

格瑞听到嘉德罗斯的话后阴下了脸。

“看来你很在意他嘛,那我更要去会会他了,你说是吧,格瑞。”

嘉德罗斯嗤笑了一声,他看到那个清秀的少年转眼变成巨大的灰狼而向他扑来。他看着那锋利的爪牙轻声说道:“来吧格瑞,就让我看看,曾经的,王者。”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一对一。

一场,属于新王与旧王之间的决斗。










格瑞浑身是伤,但显然嘉德罗斯也没好到哪里去。

嘉德罗斯喘着粗气,他看着眼前同样喘着气的人:“跟我回去吧,格瑞。”

“不。”

格瑞摆出一副防守的姿态。因为他没有办法再进攻了。

他的四肢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但他本不该受那么多伤的,可是给金带的玫瑰该怎么办呢?如果没有带回去,那孩子会很难过吧?

于是他只能把玫瑰叼在嘴里。

但野兽打架不过是撕咬和拉扯。

他一开始就失去了最好的攻击方式。

但那是金,那是他唯一不能退步的东西,那是他深陷在血海深仇之中唯一的阳光。

是他唯一的,救赎。

“我真没想到一只兔子能让你改变这么多!”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嘴里衔着的玫瑰烦躁的跺了跺脚,“以前那个能咬死旧王的格瑞去哪里了?!”

“你就当他死了吧。”

格瑞平静的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狠狠地盯着格瑞:“死了?哼!想的美!你为什么要走?格瑞!旧王已经死了!你明明已经成为新王了!”

格瑞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说:“我想要的从来不是王位。”

是家。









狼的种群阶层分布很明显,狼王的位置永远是给英明强大的狼。

狼王忌惮他的父亲,于是干脆私下里咬死了他一家,却放了他。

格瑞现在都能记得当时父亲和母亲的鲜血溅洒了整个山洞,幼小的他被母亲藏在岩石下。而狼王最后只是冷冷的看了眼正在呜咽的他,然后就带着手下走了。

狼王走后,他连忙从石头下爬出来,呜咽的舔舐着父亲和母亲还尚带余温的身体。

可生活还是要生活,生活还得继续。

他记得母亲生前说格瑞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所以他要好好活下去。

这样才能报仇。

终于,在他成年之际,他当着众狼的面咬死了旧王,于是他成了新王。

可谁也没有料到,在新王继位的那个下雨的夜晚,新王看了眼昏暗的天空,然后走进暴雨里,最后消失于黑暗。

再也没有谁见过他。

嘉德罗斯就是这样被推选为新王的。

嘉德罗斯看了他半天,最后放弃的转过了身,在临走之前,他回过头看着格瑞说:“我真看不懂你,格瑞。”

新王带着狼群消失在了森林里。

格瑞看了眼狼群消失的地方,然后转过了身。

他得回去了,已经很晚了。

他一瘸一拐的向山洞走去,夏季的雨总是说来就来。他能感觉到温热的血和着冰冷的雨水不停的从身上流下来。

会死吗?

可他本来就该死了的。

在那个旧王陨落的那天。

可他现在不想死了。

他已经拥有救赎了。

而拥抱过阳光的人就不想再回到黑暗里。

“格…格瑞?!”

额头上的血有点流进眼睛里了,他依稀能够看到这里是自己的山洞,而眼前大惊小怪的是那只蠢兔子。

那是他唯一的阳光与救赎。

他闭上了眼睛。

“格瑞!”








金费力的将少年拖进山洞里。

他将少年轻轻的靠在石头上。

“怎么回事……格瑞?格瑞你醒醒,格瑞你别吓我啊……”他的手颤抖着抹去格瑞脸上的血。

“对了!止血草……止血草。”

金翻着自己的篮子,却悲哀的发现身上只有几株。

“不够,怎么办……”

金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不要紧……”

一只有些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手。

“格瑞?!你醒了!”

金转过身看到睁开眼睛的格瑞。

“格瑞你受了好多伤……可是对不起我没有带很多止血草……格瑞你就是个大笨蛋!都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

“笨蛋。”

“格瑞才是笨蛋!”

格瑞突然叹了口气,他指了指旁边角落里的一块石头:“……去把那块石头搬开。”

金顺从的去了。

然后他愣住了。

小小的角落里堆满了他曾经送给格瑞的一切:止血草,香草,花环,还有很多的紫罗兰花。被很好风干了的紫罗兰依旧保留着当时的颜色和味道。

他转过头,看到格瑞从背后小心翼翼的在掏什么东西。

“格瑞?诶?”

一股沁人的幽香飘到鼻子里。

金看到那只满手血污的手里握着一朵干净的,尚未完全开放的蓝色玫瑰。

而被除去刺后的花朵上还残留着雨后的清新味道。

“金,给你。”

眼泪就像溃堤的水从眼眶里流了下来。

“格瑞你就是个笨蛋!”

























“诶?放晴了!”

金挎着篮子跑到山洞里。

他把荷叶放在一旁,然后抖了抖身上沾到的水珠,一边大喊:“格瑞我来看你啦!诶?”

格瑞靠在石头上看着小兔子变回原型舔了舔自己的毛,然后一蹦一蹦的跳到自己的怀里,手里还抱着花瓶:“格瑞你看!花开了!”

“嗯。”

他低下头亲了亲兔子立起来的长长的兔耳朵。

被他一亲,兔子立起来的耳朵瞬间趴了下去,满是通红。

格瑞心情颇好的望向洞外,清爽的风拂过他的脸颊。

天晴了。

———————END———————

评论(24)
热度(177)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