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山有木兮(6)

*ooc我的

*人类雷x人鱼安

有皇骑出没请注意



























“咻!”

「安、安哥!」

少年有些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人,从远处射来的弓箭落在那人的肩膀上。

「无妨。」

安迷修一个反手握剑割开了冲上来的一个敌人的咽喉。他弯了弯膝盖,然后将剑狠狠地插进了地面。

安迷修微微喘了口气,然后用手握住那根箭。

「额啊!」

他用力的拔出了那根箭,随后便看都不看一眼就扔在了地上。他这时才转过头,看着身后那个有些无措的少年:「你没事吧,雅各。」

「啊、没、没事。」

「没事就好。」

「安哥!」

周围的士兵也都围了上来,安迷修看了眼周围被清理殆尽的敌人,随后他拔出剑转过头,指向远处那片乌压压的天空,:「那么,冲啊!」







「结束了。」

安迷修向前冲着一剑捅向敌人的腹部,巨大的冲击力成功的让他把最后一个敌人钉死在了墙上。

看着敌人垂下的头颅,安迷修松开了手,结果却踉跄了一下,他伸手抹了把肩上的血。

「好像有些失血过多了。」

他想着。

「可是……」

队伍里的医疗兵冲了上来,帮他清理伤口。

他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军医帮他裹好了伤口后,微微笑了下,然后说了声谢谢。

他坐在那里,看着边际开始一点一点的透露出光线来。

「可是结束了。」

他这样想着,于是就笑了出来。

是的,结束了。

他终于是活着回去见那个人了。






















敌方投了降,外交官开始和他们签订协议。安迷修不是很懂这些,于是他退了出来,他望了望周围:「那么开始清点人数吧。」

「是。」

「记住,把逝去的兄弟都找出来,他们,我们也要带他们回家。」

「是。」

安迷修沉默的听着手下的汇报。

这次的他们终是以几千人的损失换取了边境的暂时安宁。

















该走了。

安迷修调转了马头,一晃眼间他愣了愣,然后他重新转过头。

「安哥?怎么了?」

旁边的手下有些好奇的问着。

安迷修虽然表面上是他们的将军,可是安迷修他平易近人,对他们也是一视同仁,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开始跟着金他们喊安迷修为安哥。

「嗯……等我一下。」

安迷修沉思了一下,然后夹了夹马肚子:「驾!」















「诶?玫瑰?这里竟然有玫瑰!」

「嗯,极地里的玫瑰,多为艳丽者,而且荆棘更多。」安迷修看着手里的玫瑰,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的描述。

「在极地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长本是一件不易事,它是得有件保护自己的武器。」

安迷修望向那片荆棘林感叹到:

「毕竟自由之事总得付出点代价。」























全国上下都在欢庆。

因为王国的英雄回来了。

他带着胜利的曙光和一身寒冷的霜降。

英俊的骑士骑着高大的骏马温吞的走在街上,道路两旁则围满了群众。

“看啊!那就是我们王国的英雄!”

“听说这次本来边境告急的,结果骑士长去了马上就打退了敌人呢……”

“真厉害呢……”

…………

“诶!安哥!我听到他们在讨论你诶!”

金悄悄的把脑袋偏了偏看向斜前方的安迷修。

“安静,金。”

格瑞瞥了眼旁边蠢蠢欲动想向前的发小。

“我就是想说一句安哥真厉害嘛……格瑞真是的。”

金发少年委屈的嘟了嘟嘴。

他完全不怕这种有失礼仪和风范的动作被人看见,因为每个骑士都带着厚重的面具。

“没关系的,以后金也会像我一样的。”

安迷修略带笑意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嗯!看吧格瑞!安哥都夸我了!”

“……笨蛋。”

“格瑞!”

“小声点笨蛋。”

“知道啦知道啦……啊!格瑞你看那个!”

…………

安迷修听着后面的吵闹声弯了弯唇角。

即便金兴奋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些,但是吵闹的人群很好的把声音都盖了过去,在群众眼里,他们还是一群冷静又自律的骑士们。






想起来,当初雷狮在知道他要去边境的时候也向女王请求想一同陪往,结果是毫不意外的被拒绝了。

安迷修现在都记得女王当初的话:「安迷修是去打仗,你呢?你就只会给安迷修添麻烦!你说说你会干什么?剑术比不上安迷修也就算了,平常让你学的战略课你也不好好上,所以,不可能。」

安迷修当然也记得雷狮那张一脸突然被噎住的表情。

能呛住雷狮的事情可不多。

结果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还好声音不大,他连忙轻声咳了咳,然后坐正了身子。

想见他。

好想快点见到他。

他微微垂下了眼帘。



















跟雷狮的事大概是在一年前雷狮的生日上发生的。

那时的他还没有去边境,三皇子的十七岁生日宴会举办的很隆重。但是雷狮却是十分厌恶,安迷修记得他曾经给他说这种所谓的宴会,其实就是一帮心术不正的人到处攀比结党的时候。安迷修还记得当时雷狮的表情是满满的嫌弃。

「有这么说自己的生日宴会的人吗?你还真是耿直。」

安迷修不禁笑了出来。

从小长大的他私下里也不对雷狮作那些无谓的礼节,更何况,雷狮是对其厌烦的。



「耿直点不好吗?」

雷狮嗤笑了一声,随后他拉着安迷修从宴会大厅悄悄的溜到了花园。夜晚的花园安静又祥和,雷狮带着安迷修爬上了一颗很高的树,而且位置极其隐秘,只要不是大声的喧闹和打架,都不会有人发现。



「还是这里能让我舒服点。」

雷狮说着,然后他顺着枝干躺了下来。

安迷修向左边挪了挪,给他腾出了一点位置后也坐了下来。

花园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从大厅里传来的一点音乐声。








「喂安迷修!」



「干嘛?」



「你还没给我生日礼物呢!」



「多大了还要生日礼物?而且哪有人自己开口向别人要生日礼物啊!」

安迷修嘴上嘟囔着,但还是乖乖从怀里的衣襟里摸出一块布袋。




「嘶!这么大一个口袋你怎么塞进去的?」


「你管我?」



安迷修头都不抬的就堵了回去。他拆开布袋,从里面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抖了抖递给雷狮。



「这是什么?」

雷狮眯着眼问道。



「自己坐起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雷狮坐起身接了过来,他挑了挑眉:「你是老妈子吗?」




「不要还给我!」

安迷修气的伸手就去抢。



「要要要!」

雷狮把手举高成功的避开了安迷修。




「怎么突然想给我做衣服?难不成……是你做的?」

结果安迷修没吱声,雷狮却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




「看不出来啊安迷修?你这么贤妻良母的?」


「还是那句话,不要还给我。」

安迷修用手撑着脑袋转过了头。



「要啊!怎么不要!」

雷狮看着那件袍子,然后试了试。



「可以可以,不过好像有点长了?安迷修你是不是没用心?」



「做大点不好?难不成你不长了?」


「长了再重新做一件不就好了?」



「败家孩子你知不知道这布料多珍贵!」

安迷修被气的咬牙切齿的转过头戳了戳雷狮的脸。




「嗯?嘶,这布料……摸着跟其他的是有一点不一样啊,这是什么?」

「……」

安迷修有些哑口无言,他在心里默默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巴子。

这该怎么说?





「这是什么?安迷修。」

「……不告诉你。」

安迷修逃避似的继续转过了头。

「……」

「……反正,这衣服遇水不会湿,能维持住体温,还能抗水压。」

安迷修的声音弱弱的穿了过来。

雷狮挑了挑眉。

「……」

「……」

「安迷修。」

「嗯?」

「你过来我给你谈个事。」

「什么?」

安迷修有些迷茫的转过了头,随后他感觉到了唇上的一抹奇异的柔软与温度。

「!!!」

安迷修瞬间睁大了眼。

事情太过于突然导致安迷修整个人都是懵圈状态,于是牙关被撬开,有人在他嘴里开始为非作歹。

他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雷狮慢慢睁开了他的眼睛,紫色的汪洋里尽是一片星辰大海。

就像记忆里的那个不经意的回眸,震魄了他的心魂。

他听到处在变声期中的少年用他有些低沉的嗓音说着:

「安迷修我喜欢你,我有个恋爱想找你谈一下。」









————————TBC——————————

好久没更新了,那我上来就是一个小甜饼。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每次消息提示感觉你们对这篇文好像不感冒。。。( •̥́ ˍ •̀ू )

评论(8)
热度(24)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