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山有木兮(8)

*ooc我的

*人类雷x人鱼安

*皇骑出没请注意


















猝不及防的拥抱让安迷修愣了下,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转过了头看向一旁的角落。

「怎么了?」

雷狮皱了皱眉也望了过去,却只能看见一片黑暗。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安迷修微微皱着眉有些迟疑摇了摇头,然后他重新转过头看着雷狮笑了出来,那片温柔的碧波也泛起了一丝波澜:「我们先进屋吧。」

「好。」

雷狮最后低下头,吻了吻那片有些微凉的嘴唇。





















「今晚又是无聊的宴会。」

雷狮撇着嘴低头看着站在面前帮自己系领结的安迷修。

「好了。」

安迷修最后扯了扯那个端正的领结满足的笑了下:「这样看起来就比较端正了。」

「喂,安迷修,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雷狮皱了皱眉。

「有的有的。」安迷修转过身去拿挂在一旁的自己的披风:「可是再讨厌也要去不是吗?」

雷狮轻哼了一声说:「要不是这是为你办的庆宴,你觉得我会去吗?」

「那在下还真是谢谢你了。」

安迷修低着头系着领结,却不知道站在身后的雷狮眯起了他有些狭长的眼。

「诶?多大了还抱我……」

猝不及防的被人抱了个满怀,另一个人温热的胸膛贴在了他的背后。

「长大了就不给了?我可不管你。」

安迷修有些好笑的偏了偏头看着埋在自己肩窝的人:「你是不讲理的小孩子吗?」

「我是不讲理的三皇子。」

安迷修被气的有些发笑,他微微挣扎了下雷狮就放开了他,那双紫色的眸子满是不开心和不满。

「不讲理的三皇子我可没有办法治你,」安迷修微微踮起脚伸出手理了理雷狮有些凌乱的额发,他边理边说:「那就让女王陛下去治你好啦,你敢不听她的?好啦好啦,快到点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女王又要训斥你了。」

「……哦。」






















「好啦,快去吧。」

安迷修边笑边推雷狮,雷狮转过头看了眼现在不远处向他招手的女皇和一旁一脸娇羞的公主小姐们,又一脸不爽的转了回来。

「应该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母亲了。」

「你也不怕被女皇陛下打死。」

「切,我才不怕。」

「那在下怕好了吧,好了快去,不然别人会生疑的,哪有皇子和骑士天天混在一起的?」

雷狮皱了皱眉:「那我很快就回来,你要乖乖我,不准去跟那些小姐姐说话。」

「好好好,快去吧,我在那边阳台等你。」

「我很快就回来!」

「好。」

















安迷修半倚在阳台上的栏杆上,他摇了摇手里的水晶杯,然后看着宴会里处臭着脸的雷狮笑了出来。

「身为这次宴会的主人怎么能在阳台上吹风呢。」

安迷修转过了身:「大皇子殿下。」

大皇子挥了挥手,示意安迷修不用行礼:「母皇对你很看重啊,安迷修骑士。」

「这是在下的荣幸。」

「是吗?」大皇子晃了晃杯中的酒,轻笑了一声。

「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骑士长大人?」

「在下深感荣幸,不过殿下是不是喝醉了?」安迷修不动声色的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在下只是一名普通的骑士。」

「呵,名衔不过是早晚的事,这一杯我敬你,还望以后多多仰仗啊,安迷修骑士。」大皇子向他举起了杯。

「您说笑了。」

安迷修也平淡的举起了杯。

「说起来……我那个三弟好像很在乎你啊。」

大皇子将水晶杯端到面前,暗红色的液体在里面随着被子的晃动也微微流转,大皇子盯着被子,看着里面被折射出好几个面的安迷修的影子。

「您又说笑了,我跟三皇子不过是要好的友人。」

安迷修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面前的人。

「是这样吗?」大皇子听到后反而轻笑了一声,他放下杯子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最后他停在了安迷修的旁边:「不过……我觉得怕是不简单吧,朋友之间可不会有恋人才会做的事,你说是吧,安迷修骑士长。」

「……殿下莫不是听到了些流言蜚语?」

「呵,我没别的意思,你不用紧张。」大皇子俯下身在安迷修耳边轻轻的说,他抬起眼就看到雷狮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雷狮对女王说了几句就大踏步的向这里走了过来,丝毫不顾及旁边那些世家小姐有些难堪的脸色。

「他还真是在乎你呢,」大皇子摇了摇头,「弱点有了卡米尔一个还不够吗?看来他是都想要了,可惜……」

安迷修也微微偏过了头,他看着面容有些阴沉的雷狮正大步走来。

「可是他还是没长大啊,你不该为一个人活着,你该为自己打算了,安迷修骑士长。」

安迷修微微低下头,表情在黑夜里有些晦暗不清。

「在下会好好考虑的。」

最后他轻声说道。





————————TBC——————————————

终于要写到我一直想写的剧情了,有点小激动。

评论(8)
热度(13)
© 舒妤不吃鱼|Powered by LOFTER